首页 > 探秘寿山石 > 寿山石矿考察日志选录(四)

      编者按:对深厚的寿山石文化与精湛的寿山石雕艺术情有独钟的石友,大都对寿山石的产地抱有一种神秘之感和敬仰之情,但往往由于地处偏僻山区,且矿洞分散而无法亲临而感到遗憾。本文作者系文博专业人员,曾历时两个月对寿山石矿区进行地毯式的学术考察,对其矿位及历史状况作了详实的记录。现摘录“日志”中部分片段,分为10节。本期系其中第9至第10节。至本期,全文刊完。


    本刊曾组稿《探密田黄溪》、《榕城“外三山”游记》(见第6、17、21、22期)等介绍寿山石产地的文章,与本文结成姐妹篇,为读者了解寿山的整体风貌、人文景观和矿脉分布起到指点迷津的作用。今后还将组织相关活动,与石友一道“走进寿山,结缘寿石”,揭开寿山石的神秘面纱。


 


日溪北湖全景


寿山石矿考察日志选录(四)

                                         文‖陈剑辉

九、日溪美石 久藏深山人少知

    寿山新品 五彩缤纷细究详

    6月28日上午,我们一行由汶洋、坝坑一线直抵日溪乡政府,受到乡领导的热情接待。方宗珪老师就这次考察活动作了番简要的介绍后,乡领导表示将全力支持并特意安排原副乡长雷林海和乡企办的小叶全程陪同。


    大家由北湖渡口乘游船向山仔水电站驶去。北湖的湖光山色就像一首立体的山水诗,一幅立体的水墨画,让这群久居喧嚣都市的人如痴如醉。谈到日溪的石矿老雷如数家珍,方老师问他这几年可有开发出什么新品种?他很是激动地说:“有啊!还不少呢!如黄竹秀石、坝头石、境尾石……”大伙一下子都被他的话吸引住。方老师十分兴奋地拍了一下我的肩膀:“啊哈!小陈,看来此行要满载而归啰!”我也很高兴地问道:“老雷,这些石头是何时开发的呢?”老雷说:“有十来年了吧。”“十来年?那外人怎么都不知详呢?”大家很是奇怪。老雷笑了:“没人替我们宣传呗!何况新石种名声太小,为了推销大家对外又都套以寿山的名石种来卖,以至迄今都还是藏在深山无人知……”“那这些石种的品质如何呢?”方老师专注地问道。“不错,到时候我带你去瓦坪村长家鉴赏一下就知道了。”老雷说到这里忽然指着一处山峰喊道:“快看!那是山秀园矿洞,这个角度拍摄最好……”小叶一听赶忙叫船停下。


    山秀园矿洞在日溪乡的山秀园与南峰两村交界的楄树夹山中,正好面临山仔水库。该石古时曾有开采,但未见流传,直至数年前,村民在古洞旁重新采凿出一批佳石,才重现风采。山秀园石质细洁,有黄、红、白、黑等色,只是产量不丰。据说停产已有两年了。



考察队乘船在山仔水库考察


    一个钟头后,游艇欢快地抵达离山仔水电站堤坝不远的槡下渡口。抬头但见坝前一座桥梁横跨潘渡溪两岸,老雷告诉说:“对岸便是连江县境。”我随口问道:“这条溪就是界溪吗?”老雷摆了摆手:“不全对,潘渡溪只有部分地段算是连江县与晋安区的界溪,大部分则在连江县境内。”这时,小叶联系了一辆车,招呼大家上座后驶过桥顺着沿溪公路向前直奔,我和小华不约而同地问:“这是去哪呀?!”小叶答道:“去瓦坪自然村。”“瓦坪不是属东坪村吗?怎么跑到连江这边来呢?”我有些困惑。老雷说:“这边确是连江地界,但瓦坪有一部分‘插花地’,也就是飞地在连江这边。这样的例子还有呢…”


    大约有半个钟头,车已驶达目的地,一看原来是公路旁小山岗上的几幢新建民居。小叶讲他已跟瓦坪自然村的雷生兴村长联系过在此碰头。果然雷村长早已迎候在路旁,他笑容可掬地邀我们上去歇息。据他介绍,东坪村南接寿山村,东临连江隔界,西近南丰、党洋,有4个自然村,分别为东坪、瓦坪、金山顶、山仔濑,共180多户,近500人,为畲族村。我问他:“听说金山顶山是界山,那么连江黄是产在连江县的山侧吗?”“话不能这么说。”他站了起来,指着对岸:“看,那便是金山顶山。连江黄是产在金山顶山东北坡与连江县潘渡塘坂交接部的金狮档……”方老师接口道:“这就叫做:连江黄是一脉跨两县。既产日溪,也产在连江咯?!”老雷和雷村长听罢频频点头称是。



金山石矿一脉跨两县


    接着,雷村长又指着金山顶山脚前,溪岸上一片平缓的山岗说:“这是山仔濑自然村,仅30多户百号人口,却分属两个乡。大半是我们日溪乡。连江那边人较少……”我打量一下觉得这里的地势很有特色,酷似一张太师椅,金山是椅背和扶手,而山仔濑则是椅座,其矿洞亦处两县交界处。


    方老师问起新石种的事,雷村长说新石种只能去他家才能看到。并问说这里的村民有一些连江黄石和山仔濑石想不想看。我们当然愿意。连江黄石有杏黄、藤黄、枇杷黄和深黄等多种色相,质硬而微脆,旧时有商人将其佳品混作田黄出售,但连江黄石肌理中隐条条直纹,纹理较粗,呈夹层状,俗呼“九重粿纹”,与田黄石的萝卜纹明显不同。并不具备田石温润的特性,自然骗不过行家。当然,时至今日石市上仍有将连江黄石冒充田黄的现象。而山仔濑石则质略粗,有黄、白、红、黑等色,近年所产的则色黄,少砂,质稍佳,纵观这些原石,虽说大小不一,优劣不等,却足以让我等欣欣然了。



鉴定新产的连江黄石


    雷村长的家在对岸的山岗上。一到他家,全家老小便忙着张罗午饭,大家且吃且谈,甚是欢洽。随后他拿出一堆矿石说:“这是黄竹秀石,这是坝头石,这是境尾石……”方老师和大家围坐一圈仔细地评判着。坝头石质微透明,有滑腻感,色多黄、白相同,质佳丽,近似芙蓉石。老雷告诉大家,坝头石产在瓦坪自然村的黄竹秀山麓,矿洞窄且浅,俗呼鸡窝洞,开发于20世纪80年代末。黄竹秀石也是近年新开发的石种,矿位略高于坝头洞,近黄竹秀山腰。质细而通明,有黄、红、白等色,纯洁的像是高山石。


    下午,大家商量了一下,决定从后山转徒步前往东坪。


    ……


十、石中之王 天下无人不识君

    宝溪探奇 一路风尘一路歌

    提起田黄石,那真可谓是“天下无人不识君”了。而孕育这一珍贵宝石的寿山溪又是什么样的呢?“无根而璞,无脉可寻”的田黄石是从何而来的?……揣着这些有趣的问题,在完成山坑、水坑数十个矿洞考察之后,又进行了一次颇为艰辛,却又令人难忘的“田黄溪”探奇之旅。



中坂桥前风水树


    田黄溪是指寿山溪中出产田坑石的坂段,又有宝石溪之称。它是由坑头、大段、大洋等小溪流汇聚而成。传统上人们将其中蕴藏有田黄宝石长度约8公里的流域划分为上坂、中坂、下坂、碓下坂4个坂段。从溪水源头至大段溪水汇入处这段水田地带称为上坂,又叫溪坂;由此往下至大洋溪水汇入处称作中坂;下坂紧接中坂至碓下;再从碓下直至结门潭则称碓下坂。


    说到上坂,不能不提及坑头、大段两处溪流以及近年来远近闻名的“两亩地”。这一带小桥流水,云峰烟树,景色十分优美。我们在田亩纵横中可见呈“丫”字形交汇于一处的坑头、大段两溪,向导老黄指着从坑头尖山麓逶迤而来的坑头溪水说:“你们看奇不奇怪,这两溪同处上游,又比邻而居,凡‘吃’到坑头溪水的地方都产有田黄石,而大段溪却不见田黄石的踪影。”我们有点不大相信,方宗珪老师却点头道:“的确如此。你们从这个现象中悟出点什么没有?”我有些踌躇地说:“这是否说明‘无根而璞,无脉可寻’的田黄石还是有因可循的?它的母体就是坑头尖上的矿石呢?”“对!”方老师猛挥一下手说:“田黄石就是坑头尖以及高山矿脉上剥落埋入田土中的矿石,经过天长日久演化而来的……”“啊!……田黄石的形成竟这么简单?!”小华惊讶道:“简单?”方老师哈哈大笑:“不简单啊!从山上被山洪等外力而冲入溪床、水田中的矿石,并不是最终都能‘变’成田黄石的。这是一个极其复杂而又玄妙的‘修炼’过程,要受各种因素的制约,决非我们嘴上说说那样简单……”


    ……



结门潭前因产银裹金田黄石而著名的白沙滩


    往前又过了一处名叫“小布漈”的瀑布群,已是无路可走,大家只好又攀崖而上,昏天黑地地在茂林树海中走了很久,才来到一处悬崖前。方老师指着崖下喊道:“你们看,下面就是结门潭!”我战战兢兢地探头俯望,那深邃的谷底有两块巨岩像门扇般直挺挺地立于碎石堆中,一副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模样。我惊叹不已:“这结门潭可真是名不虚传啊!”看来老天爷对我们寿山可真是恩宠有加,否则他又何必在此专设一道门拱防田黄石偷渡出境呢?


    从来都只陶醉于寿山石的瑰丽迷人,却无暇去细细品味“闲云吞吐溢涧谷,飞泉喷洒下石壁”的美景。可当走完寿山溪后,才突然发现寿山的石美,寿山的山水更美。也只有走过寿山溪后,才能真正从肺腑中发出:如此钟灵毓秀的山水怎能不孕育出这样珍奇的宝石?


    至此,寿山石矿考察工作完满结束。一路走着,一路收获。赏不尽的绚烂景色和听不完的传奇故事,都在这一个多月的时间里成为支撑我们前进的动力,让大家在无数的汗水与足迹中感叹大自然奇伟的同时,也不由得对方先生心生敬意,从而反思:我们还可以为寿山石文化再做些什么?


详情请见《寿山石》杂志28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