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玩家天地 > “病人”张连志

“病人”张连志


文、图‖特约撰稿人  杨帆


他曾经出身名门世家,从小耳濡目染着那些古典家具、瓷器等宝贝;

他是中国上世纪80年代第一批“下海”经商“先富起来”的人;

从此,他将自己的大部分财富都投入到了艺术品收藏当中:

瓷器、家具、石造像、漆器、铜器、老枪……

甚至他的餐饮集团都是开在博物馆之中。

他认为收藏家的最高境界是:

在外人看来,这个人的收藏行为几乎难以理解,简直就是有病。


    白天,张连志是公司董事长,处理自己公司的日常事务、接待重要来宾、洽谈项目合作……日理万机;晚上,张连志是一位“病人”,常常独自坐在书桌前,久久凝视一只南宋钧瓷碗……物我两忘。

    在天津,张连志的名字永远和一座建筑物联系在了一起,那座建筑物也成为他自己最大的一项收藏:瓷房子——那座空前的“瓷房子”,也同时成为张连志目前最成功、最引以为豪的收藏品了。

    8年前,他突发奇想:将自己20多年来苦心收藏的各种珍惜古董瓷片,贴在了一座法式洋楼上面,数量达7亿多片;另外还包括1.3万件古董瓷器、300多尊历代石造像、300多尊历代石狮子……它们共同为世人呈现出了一个全世界独一无二的“瓷房子”。

8年后,这座“瓷房子”已经成为天津市的一座新地标式建筑,每天游客云集,平均一天的门票收入即可达到上万元。但它的主人却说:“瓷房子”不仅仅是一个旅游新景点,它每天仍在被不断地更新和改造。“瓷房子”准确的定义应是一件艺术作品,一件永远在进行当中的行为艺术作品……

    这座“瓷房子”的主人叫张连志,目前担任着天津市侨商会副会长、南开大学历史学院文博系客座教授和天津市华蕴博物馆、古雅博物馆、隽祯博物馆馆长等职务。为了完成这座“瓷房子”的巨大工程,张连志付出了常人难以想象的代价,甚至卖掉了在加拿大的两套海边别墅和天津的三处房产……在别人眼里,张连志简直就是一个“疯子”。



“颠覆”收藏概念

    今年5月10日“母亲节”那一天,张连志以怀念母亲为题举办了一次个人藏品展,令人称奇的是:藏品不是价值连城的古瓷等文物,而是至少100年前普通人家用的搓衣板。足足1000块古董搓衣板,摆在来此参观者的眼前,令人震撼。

    除了表达对于伟大母亲、无私母爱的崇敬之情外,其实,张连志还借此向人们表达了自己“颠覆”传统收藏概念的用心:尤其在如今浮躁的市场环境下,一提起收藏,立刻就会让人联想到拍卖场上的天价升值和一夜暴富的捡漏神话,这些已经距离真正的收藏行为越来越远了。和那些天价的明清官窑瓷器相比,搓衣板甚至一钱不值,但那一块块100年前的搓衣板上,却凝结着每一位母亲的爱。收藏母亲曾经用过的器物,就等于将我们思念自己母亲的情感永远珍藏起来了。

    真正的收藏,应该是收藏一段时间、一种文化和一类情感,与金钱无关。正因为如此,张连志从不参与拍卖场上的收藏,因为“那里更多是金钱、占有欲与虚荣心比拼的地方,不纯粹,不好玩。”

    张连志最喜欢的收藏方式是“下乡”:每年他都会留出至少半个月的时间,开着他的“路虎”车,深入到农村甚至荒郊野外去寻宝。在中国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历史上曾经哪里做过帝国都城、哪里是曾经的富庶之地、哪里会有“宝贝”遗留……张连志几乎都是心中有数,每次“下乡”他都会按照自己提前绘制的“藏宝地图”逐一搜索,几乎每次都不落空。

每到一户农家里,张连志一定自来熟般盘腿上到人家的炕头,和人家拉家常、抽旱烟、讲段子,谈笑风生间就基本摸清了这家人的全部底细。拿到东西后,自然又是一番的讨价还价、斗智斗勇外加声东击西,最后常常出现这样的结局:谈妥价格后,张连志还要求去人家后院瞧瞧,总会在“不经意间”发现又一件东西,然后要求随刚才谈妥价格的东西再“搭”上这一件。老乡往往都很爽快地一口答应,但他们哪里知道——这件无偿“搭”的东西才是张连志最想要的“宝贝”。



收藏无国界

    祖上曾为清朝盐商,解放前祖父家位于天津租界地内,声名显赫;但“文革”中家里屡次被抄,生活一度窘迫;上世纪80年代初成为第一批“下海”经商人士,从此成为天津商界巨贾;上世纪90年代移居加拿大,后又重返天津……今年53岁的张连志本身就是一个个精彩的故事,其中他在海外收藏的经历尤其传奇。

    曾经有一度天津国际机场总会出现这样一个行动“诡异”的人:背着或夹着一个大背包,行色匆匆、神情疲惫。这个人就是张连志,他背包里常常是一件北魏时期的石造像、佛头,从加拿大买回来,然后存放在天津家中。比起前一段时间沸沸扬扬的圆明园兽首事件,无论从文物的历史、文化和市场价值来看,距今1600多年的北魏石造像都有着无与伦比的巨大优势,和仅有300多年历史的兽首之间存在的差距甚至是无法衡量的。

    曾经有一次,在温哥华的一位当地人朋友家,张连志发现了一尊北魏时期的佛头像,被摆在客厅显要的位置中供来人欣赏。张连志一方面为中国文化能得到广泛的认可而高兴,同时也为国宝流失到海外而痛心。初次打探后,张连志知道佛头主人绝不肯轻易出让。为了得到国宝,张连志拿出温哥华自己家中的其它收藏品,再一次来到佛头主人家里,愿意出高价并且无偿赠送其它中国艺术品的代价,购买佛头。精诚所至,那家主人松口了。

    就在那次返回天津的转机途中,张连志又发现了一件随意摆放在古董店中的北齐石造像,机不可失,咬咬牙还是将身上的所有钱都掏了出来,并且将身上的每一个兜都翻过来给店主看,终于还是买下了。但张连志身上已分文皆无,最后饿着肚子捱到了天津……



把“鬼吹灯”变成现实

    在当今“80后”人群中,一些反映盗墓故事的“鬼吹灯”、“盗墓笔记”等小说异常热销,但有谁知道那里面故事的来源很多就是出自张连志之口。

    从上百年来最初天津那些走街窜巷淘换玩艺儿的“呵大筐”们,到上世纪80~90年代的“鬼市”中,不知流传着多少亦真亦假的古董传奇故事:前清遗老遗少们生活困窘,又不好意思公开变卖家传,于是只好隔着门缝偷偷与“呵大筐”们交易,常常为了几个小钱换出去了官窑重器;到了上世纪改革开放之后,民间的古董交易逐渐在凌晨四五点钟的“鬼市”中蓬勃开展,如今闻名亚洲的北京潘家园市场就是这样诞生的。古玩圈子中,这一类的故事更加举不胜数、精彩纷呈。

    现在,原属于圈内的诸多故事已经广为人知,甚至添油加醋成了畅销小说。虽然一方面提高了中国文物、古董在人们心目中的知名度和重视程度,但另一方面又将中国文化中的糟粕部分也随之“发扬光大”了,在一定程度上扰乱了公众们的视听。

    张连志决定出手,再做一件匪夷所思的事情:古墓寻宝。在他四处“下乡”收集古董的过程中,接触了不少被当地人盗挖的古代墓穴,墓中不少珍贵的文物遭到破坏,令人扼腕。张连志说他要走访其中最知名的几处古墓所在地,将整个过程都记录下来,让人们对于古墓有更真实、更科学的认识。


成功者大都是“病人”

    每天中午起床,工作到凌晨三四点钟,这就是张连志每天的生活。虽然有着自己的餐饮集团,但他经常忙得上顿不接下顿,等到晚上觉得饿了,才发现厨师们早已下班了。有时候张连志也在问自己:究竟这样忙碌为什么?这样的生活还要持续多久?

    但他一看到自己收藏的石造像,那一件件似乎出自鬼斧神工的艺术品,令人不仅神往:当年雕琢他们的工匠们,穷其一生能够完成几件作品?历经几代人完成的作品又有几件流传到了今天?在那一件件古代伟大艺术品面前,个人马上就会变得渺小。就在这一次次大与小的思辨中,收藏家也一次次完成着自己思想的升华。(来源:《寿山石》杂志第27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