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玩家天地 > 关注艺术品的血统价值

关注艺术品的血统价值


文‖特约撰稿人  迟锐


    艺术品的创作者历来是藏家关注的焦点,许多艺术品拍出天价,与其创作者是密不可分的。不论是前几年在当代艺术品市场一路领涨的张晓刚,还是在今年春拍上以1232万元新纪录成交的顾景舟制的石瓢壶,甚至近期热议的吴冠中作品,均体现出创作者对艺术品的决定性价值。

    除了创作者本身赋予艺术品的价值外,艺术品亦有其它的附加值,如著录记载、所属藏家、近似品市场价格等等,我们可以将这些统称为艺术品的血统价值。毋庸置疑,艺术品的血统是我们在艺术品市场评估作品、买卖交易过程中不可忽视的价值。一些艺术品之所以能够在市场上受到藏家热烈追捧,终以天价成交,其血统价值是重要原因。

    以中国古代书画收藏为例,凡是验明正身为《石渠宝笈》著录中的作品,一旦亮相,均成为艺术品市场上的焦点,身价倍增。《石渠宝笈》是集清宫书画收藏之精华编撰而成的一部大型书画著录,书中所录的作品汇集了清皇室收藏最鼎盛时期的所有作品,而负责编撰的人员均为当时的书画大家或权威书画研究专家(虽然此前业界个别人士曾对此书提出质疑,但并未动摇其在艺术品市场的地位)。

    回顾今年春拍出现的几件著录于《石渠宝笈》的作品,我们可见“著录记载”这一血统价值在艺术品中的体现:在嘉德古代书画专场中,清宫旧藏、著录于《石渠宝笈》的宋代绘画珍品《宋人摹郭忠恕四猎骑图》以7952万元成交;保利古代书画拍卖,除《砥柱铭》外还有两件作品价格过亿,其中一件便是《石渠宝笈》著录的清代钱维城手卷《雁荡图》;著录于《石渠宝笈》续编的乾隆书法作品《御书洪咨夔春秋说论隐公作伪事》成为北京匡时春拍古代书法专场亮点,最终以5712万元的高价刷新了乾隆书法作品的拍卖纪录。

    再看看艺术品所属藏家的价值效应。在拍场上,我们时常会看到以藏家命名的专场,如尤伦斯夫妇、张宗宪、王世襄等,这些专场的拍卖成交率与成交价多半居高不下。艺术品市场不乏知名藏家,他们收藏眼力精准,形成自己的收藏体系,不但保证了艺术品的传承,而且为艺术品附加了收藏品牌价值。知名藏家的品牌效应让艺术品有了一个可靠的身份标签,当他们将这些艺术品拿到市场上流通时,必然备受瞩目、价值倍增。

    据统计,从去年春拍开始到今年春拍结束,两年不到的时间,尤仑斯夫妇凭借其收藏的艺术品在内地拍卖市场上淘得6.05亿元。2009年春拍,尤伦斯夫妇与北京保利拍卖公司首次合作,在“中国绘画艺术夜场”推出了尤伦斯夫妇珍藏的18件中国绘画作品,虽然这些拍品并没有以专场的形式出现,不过拍品成交率达100%。自此,尤伦斯夫妇在国内的艺术品拍卖市场上一炮走红。在随后的秋拍中保利推出了“尤伦斯夫妇藏重要中国书画”拍卖专场,其中吴彬的《十八应真图卷》和曾巩的书法作品《局事帖》分别以1.69亿元和1.0864亿元的成交价,创造了当时中国绘画和中国书法的拍卖纪录。

    除了艺术品本身的价值以外,“尤伦斯夫妇收藏”这一血统价值为这些拍品加分不少。作为最早收藏中国艺术品的藏家之一,尤伦斯夫妇为其收藏拍卖专场积攒了重要的人气,他们敏锐的艺术嗅觉和独到的收藏眼光受到众多买家的认同和重视。与此相类似的,香港苏富比呈现的“张宗宪珍藏中国近代书画”专场、北京匡时推出的“王世襄所藏铜炉”专场等,均表现出众,成绩斐然。

    综上所述,进入“亿元”艺术品时代,一件艺术品的价格已经成为其综合价值的体现,既包括艺术品自身的艺术价值,还包括它的血统价值等附加值,并且近年后者在艺术品价值中所占比例似乎有所增加。因此,建议藏家在今年秋拍中对艺术品的血统价值予以关注,如香港苏富比呈现的“彩华腾瑞——戴润斋清宫御瓷珍藏”专场、中国保利上拍的张珩秘藏的易元吉作品《麞猿图》等。(来源:《寿山石》杂志第27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