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寿山石缘 > 追寻赛宝亭

    冶山、欧冶池、林则徐出生地、中山纪念堂……于古于今,赛宝亭地界都是风水绝佳的宝地。寿山石雕刻艺术与悠远中华文化的相互碰撞,奏出一曲世界共享的旋律。恰逢盛世,弘扬寿山石文化正当时!


追寻赛宝亭


                                                                                                          文‖本刊记者  徐晓丹



    夏日,午后,赛宝亭。


    泡上一壶好茶。在谈笑风声间,翻阅风雅的《寿山石》杂志;在玉兰花的芬芳里,玩赏令人心荡的寿山石。这已然被许多文人大家称作是人生的终极享受。


    赛宝亭,坐落于中山路23号商业厅大院,是福州人熟知的地名。上世纪计划经济年代,这里作为福建省商业管理中心,对整个福建的经济管理、协调以及商业流通,起着决定性的作用。富有经济头脑的闽商,对此地尤为重视。


    一株高大的玉兰树,树冠宽阔,覆盖了整面墙体,如同忠实的勇士,守护在赛宝亭旁。清风掠过,暗香浮动。至于它的年岁,已无从考证。大院内的百岁老人,也只依稀记得在他们小的时候,每到春日,便可以见到它恣意绽放,繁花拥翠。花瓣上溢着羊脂玉般的光泽,外形像极莲花。



每到春日,亭前的玉兰花恣意绽放,暗香浮动


    《黄帝宅经》中提及“玉兰枣椿棠,石榴王府旺”,其意为宅院植兰,寓意吉祥,子孙德贤,祥瑞兴旺。看来,果真如此。


    与外面喧嚣的尘世相比,这里犹如一片净土。正所谓:落座品茗心亦静,翻书赏石美如织。惬意的日子,着实让人不想再去探究这里的前尘往事。


    直到有一天,看窗外的车水马龙与远山近景融于一体,忽然听到两人的对话:“李兄,你可知道?就咱们常来的这处地,可是个上好的风水宝地。据说,先前曾出土过秦砖汉瓦。说不准,现在我俩脚踏的砖瓦,就是价值连城的文化遗迹。”“是么?!风水好,自然不必说,不然财政厅怎么会紧挨在旁边?只怪我终日醉心于品茶玩石,在此多年,居然没来得及仔细探访。不识宝亭真面目,只缘身在此亭中啊!……”说者无心,听者有意。一番言语惊醒了梦中人。


    找来地图,标出了赛宝亭所在的方位,竟发现方圆一公里之内,并存着众多名胜古迹,这岂是“机缘”两个字所能诠释得了的?不如走出亭子,来一次短小的旅行。


    许多大城市都有著名的中山路,而福州的中山路却比较特殊,长不过百米,且鲜为人知。它的名气远不及商业厅大院来得响亮。估计是附近钟灵的风光和荟萃的人文,充满着浓郁的文化氛围和神秘的时代气息,以至于此地不曾因为有这个路名而名声大振。



    北  孙中山纪念堂


    站在赛宝亭门前,向北望去,孙中山拄杖远视的塑像,在阳光下熠熠生辉。从他那专注、坚定的目光中,可以看到革命先行者的信念和决心。


    1912年4月20日,孙中山不顾劳顿来到这里接见学生代表,向福建军政界发表鼓舞人心、热情洋溢的重要演讲。他盛誉黄花岗闽籍19位烈士壮烈成仁,是福建人民的光荣,希望闽人能完成烈士未竟之志。


    中山路23号,原为明清时期的贡院至公堂,清光绪三十年(公元1904年)改建为中西合璧式会堂。为纪念此次演讲,1932年,福建省府将贡院至公堂改名为中山堂,中山堂南面的贡院埕大街也改名为中山路,作为国民党福州党部所在地。2001年,福建民革筹资300万元将其修复,并将原贡院辟为孙中山纪念堂,以缅怀这位伟大的民主革命先驱。


   


伟大的民族革命先驱孙中山驻杖远视


      纪念堂前绿树成荫,左右两侧盖着相互呼应的双层灰泥房,拱门上方分别刻有“东厢”、“西厢”。触摸苔绿斑斑,不由让人猜想起它曾历经的沧海桑田。


    说起贡院,那是古代科举考试的专用考场。为唐明皇于开元二十四年(公元736年)创设。


    赛宝亭的前身正是福州贡院的东耳房。它是福建和台湾学子们魂牵梦萦的“龙门”,也是他们踏上青云的必经之路。


    与今时的高考相比,古代的考场生活另有一番艰辛。考期3天,吃喝拉撒全在场内解决。考生不仅要携带文房四宝,还要备好被褥和食物等杂件。考试和住宿的地方同设一处,面积狭小。每个单间仅可容身,上下有两道砖缝承板,斗室内设有两块木板。考生可坐在木板上答卷,也可俯下写作,晚上把板抽出用以休憩。


    尽管如此,每年仍有数千上万学子,不惜劳苦横渡海峡奔赴贡院。据不完全统计,光是台湾士子在这参加乡试而中举者有300名,在此基础上到京会试考中进士者有三十余人之多。


    当年,台湾士子乡试前后,多要在福州逗留数月,访师会友,共叙师生之情、同窗之谊。他们还会到附近的屏山镇海楼、华林寺等名迹浏览,并写下许多纪游诗。


    贡院在风雨飘摇中矗立,风光了数百年。到了晚清,终于“寿终正寝”,考棚废弃。福州贡院失去了原有职能,经历一场“华丽转身”,“至公堂”改为咨议局,相当于省议会。1911年辛亥革命爆发,福州在革命党人的带领下,于当年11月8日发动“于山之役”,击败清军,成功光复,成立革命军政府。贡院被改作为福建省临时参议院,成为福建民主的象征。


    历代的琅琅书声,不绝于耳,绵延至今。科考的墨迹洒入地下,人杰地灵汇集于此,赛宝亭萦绕着悠长的文化气息。


    南  民族英雄林则徐的出生地


    赛宝亭往南,不出百步,就到了伟大的民族英雄林则徐的出生地。1785年,林则徐出生于此。这是一座典型的明清时期的民居建筑,前后院两进门。前院的回廊上布置的禁毒宣传图片和后院屹立的一尊林则徐石雕像,栩栩再现了中国“放眼看世界第一人”、坚决禁销鸦片、抵抗侵略的英雄事迹和气概。


   


 人杰地灵,孕育一代伟人林则徐


    明眼人很快就会发现,林则徐出生地一侧的广场上,还屹立一座“林则徐星”纪念碑,这是国际天文学联合会为纪念他在建设海防、兴修水利、抗洪赈灾等事业上作出的重大贡献。


    林则徐4岁开始读书,7岁写文章,14岁成为秀才,20岁于福州贡院考中举人。仕途上,经历清嘉庆、道光、咸丰三朝,为官四十年,履任十四省,先后担任过京官以及封疆大吏,直至巡抚、总督等高官。他清正廉洁、宽厚待民,是清朝不可多得的清官,深受人们的敬仰。北京天文台1996年6月7日发现的一颗小行星,被命名为“林则徐”星,当属众望所归。如今,每天到此参观的巴士络绎不绝,游客如织。赛宝亭距英雄只有咫尺!


    西  名山——冶山


    赛宝亭向西30米,一座比福州的历史还要古远的名山——冶山,掩映于苍天古榕的郁郁葱葱之间。


   冶山,又名泉山、将军山,是福州建城2200多年的文明标志。它的地盘不大,名气倒不小。


    走过几丛修竹,一座崖壁跃入眼帘。断崖高处,苍劲古拙的颜体题刻赫然在目——“无诸故城”。


    两千多年前的战国时期,越国被楚国所灭。越王后裔无诸带着残余的族人,南奔入闽,自立为闽越王。他们与福州先民相互融合,被称之为闽越人。


    冶山因“冶”得名。无诸后来受到汉高祖刘邦正式册封,福州的第一座王都——冶城,就在冶山的北麓拔地而起。无诸的孙子余善后来反叛汉朝,被汉武帝灭国。汉昭帝时恢复为县治,仍以此山称“冶县”。可见,冶山在历史上还曾是一座名闻遐迩的名山。


    战国末年,闽越王无诸所建的冶城,围绕着冶山而建,北至华林寺,南到湖东路,东抵省贸易厅,西接钱塘巷的一座小城。


    越人善冶,春秋末期到战国初期越国的铸剑师欧冶子,是中国古代铸剑鼻祖,也是龙泉宝剑创始人。他铸造的赫青铜名剑,冠绝华夏,显示出无穷威力与摄人心魄的艺术魅力。


    《越绝书》中有“楚王见剑”的记载:楚王令风胡子到越地寻找欧冶子,让他制造宝剑。于是欧冶子走遍江南名山大川,寻觅能够出铁英、寒泉和亮石的地方,只有这三样具备了,才能铸制出利剑来。最后他来到了龙泉的秦溪山旁,发现在两棵千年松树下面有七口井,排列如北斗,明净如琉璃,冷澈入骨髓,实乃上等寒泉,就凿池储水,即成剑池,又叫欧冶池。



福建最老的古池——欧冶池   


    后来,楚王见剑大悦,赐此宝地为“剑池湖”。唐乾元二年(公元759年)此地置县就以第一把宝剑为县名,叫“龙渊县”,因避唐高祖名讳“渊”字,改叫“龙泉”,一直叫到今天。为纪念龙泉宝剑和欧冶子,后人在剑池湖建了“剑池亭”和“欧冶子将军庙”,成了一方千年古迹。现在的欧冶池,是福建最古老的一口池,也是冶山的重要标志。     


    如今想来,古人坐在此品尝香茗时,就能够听见欧冶子铸剑时的击打声,见到“剑池”淬剑时升腾的水雾,踌躇满志地感怀龙泉宝剑横扫千军万马之势。


    林荫中曲折的阶级,不过百米,却有着“曲径通幽处,山间花木深”的意境。石阶的尽头立着一块藤蔓交覆的巨石上,镌着“独秀峰”3字,这就是冶山的最高处了!走在独秀峰环峰而筑的鹅卵石小路上,壁石相错,古木参天。步履移换,令人有一步一景、步步异趣之感。目不暇接的还有岩壁间苍劲明灭、高高低低的摩崖题刻,石刻记录了从中唐到民国文人墨客、政客商贾或抒怀、或应酬,或寄情山水、或附庸风雅,喧闹非凡的场面。粗略算来,竟有30多处,只可与著名的鼓山十八景媲美。



冶山之巅,风景独好,故有“独秀峰”之名   


    峰南巅崖旁的“观海亭”,是清末民国初期《福建通志》作者陈衍所题。古时,福州城南一片汪洋,只要立于冶山之颠的观海亭,便可以领略海水澹澹。到如今,随着城市的扩大,此景只能留在人们的想象之中。   


    “独秀峰”上西面有座三层小洋楼。从楼旁造型别致的阶梯,拾级而上,可直达峰顶。山与楼形成一道涧壑,一座青石廊桥越壑而来,山楼连为一体,“独秀峰”静静地偎依于冶山的怀抱。桥头上一块墨黑色的大理石碑告诉你,这就是中国近现代海军宿将萨镇冰的晚年居所——仁寿堂,那座桥就叫作越壑桥。



海军宿将萨镇冰晚年居所   


    萨镇冰的一生,担任过晚清的海军大臣、北洋政府海军上将总长兼代总理、福建省长等要职。不少海军名将,出自他的麾下。晚年的他,归隐山林,结庐冶山,与“独秀峰”为伴。


    微风传音,似乎飘来萨镇冰老人踱越壑桥,步九曲径,驻足“观海亭”的感慨。海天相连的远方,续接着他一生的舰海情缘。斯楼依山,斯人怀水。楼名仁寿者,当取孔子之语:“智者乐水,仁者乐山。智者动,仁者静。智者乐,仁者寿。” 今天,赛宝亭与仁者为邻,与智者为伍!


    冶山之南,还有一处刺史裴次元所辟的马球场遗址。盛唐之时,站在赛宝亭门前,约摸能够看到。球场的面积大约有现在两个足球场的大小,可容纳10万人左右,是我国目前找到的第一个唐代球场。可以想见,马球运动集参与者骑术和球技于一体,那般热烈、壮观的盛况当可与如今的世界杯媲美。


    球场旁,有 “一曲”到“九曲”的石刻,移步换位,山路一曲则一现。信步其间,就能体味到裴次元所题的“山阴亭”和黎元洪题“洛社遗风”的含义。


    游目骋怀之后,重回赛宝亭。细细打量着它,百感交集,思绪万千。岁月千载,古亭用沧桑的目光注视着历史,见证了时代的更迭和变迁。


    赛宝亭的使命


    2006年4月,赛宝亭经过一番修缮。在保持古建筑原有风貌的基础上,赋予它新的历史使命,成为福建省海峡寿山石产业发展中心的品鉴厅、《寿山石》杂志社的读者俱乐部,为寿山石文化的推广发挥着极其重要的作用。


    坐在明式红木椅上,品读着卓越的佛教领袖赵朴初题的“寿山石”书法,悠然自得。中国篆刻艺术院院长韩天衡为《寿山石》杂志所书的“妙不可言”4个朱红大字,道出了热爱寿山石文化者的心声。陈列柜内,展示着各个时期寿山石的名贵石种,大师、名家们的佳作和海内外收藏家的珍品……


    闭上眼睛,思考着寿山石文化与周围丰厚的历史沉淀。它们之间有着太多的相似之处:倾倒众生的魅力以及无与伦比的研究价值。


    5年来,赛宝亭已成功举办过“与大师面对面”等不同的寿山石文化推广、交流、鉴赏和评析活动,享誉海内外石坛。


    2007年11月,“寿山广应寺祖庭”修复委员会在这里,为重建广应寺筹集资金,可谓是功德无量。


    2008年7月,在赛宝亭里,展出了一批由澳大利亚回流的珍品寿山石,轰动一时,创下了惊人的交易量。


    2009年11月,由福建省海峡寿山石产业服务中心主办的“海峡两岸石文化交流座谈会”在赛宝亭召开。闽台两岸的寿山石界、文化界、宗教界等知名人士共聚一堂,以“合作发展,展望未来”为主题,畅谈了两岸寿山石文化的发展、目前的收藏状况和未来的发展趋势,为两岸的石文化和经济交流推波助澜。


    今后的赛宝亭,将聚大师、文人、藏家、商家于一堂,根据寿山石雕工艺及石种的丰富性,推出系列活动。承载着发展寿山石文化的重任,集交流、座谈、品鉴、展览为一体,它将成为新时期演绎寿山石精彩文化的舞台。


    于古于今,赛宝亭地界都是风水绝佳的宝地。寿山石雕刻艺术与悠远文化的相互碰撞,奏出一曲世界共享的旋律。恰逢盛世,弘扬寿山石文化正当时!


    阳光穿透赛宝亭旁吉祥树的缝隙,折射出这个古迹千年来的活力和繁华。


文章来源:《寿山石》杂志27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