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探秘寿山石 > 寿山石矿考察日志选录(三)

   编者按:对深厚的寿山石文化与精湛的寿山石雕艺术情有独钟的石友,大都对寿山石的产地抱有一种神秘之感和敬仰之情,但往往由于地处偏僻的山区,且矿洞分散而无法亲临而感到遗憾。本文作者系文博专业人员,曾历时两个月对寿山石矿区进行地毯式的学术考察,对其矿位及历史状况作了详实的记录。现摘录“日志”中部分片段,分为10节。本期系其中第六至第八节。


  本刊曾组稿《探密田黄溪》、《榕城“外三山”游记》(见第6、17、21、22期)等介绍寿山石产地的文章,与本文结成姐妹篇,为读者了解寿山的整体风貌、人文景观和矿脉分布起到指点迷津的作用。今后还将组织相关活动,与石友一道“走进寿山,结缘寿石”,揭开寿山石的神秘面纱。



从旗山之巅俯视寿山石矿区


寿山石矿考察日志选录(三)


                                     文‖陈剑辉


六、三体一脉 龙生九子貌不同


 踏址方知 寺坪并非石种名


    昨天从高山考察下来累得够呛,一觉醒来,太阳已经高高挂在半空。大家商量了一下决定就近去坑头尖看看,下午则安排上旗山。


    坑头尖位处寿山村外洋东南部约里许。可别小看坑头尖这个地方,它在寿山石文化中占有非常特殊的地位。它既是出产田黄石的寿山溪主要源头,也是孕育有“神骨每凝秋涧水,精华多射晚暮山虹”之美誉的水坑冻石“宝穴”。


    到了目的地,便见一座古雅浑朴的四角亭跃入眼帘。晨光中,“石王亭”三个镏金大字在檐上熠熠生辉。该亭面朝田坑,背倚坑头,左望高山,右视都成坑,汨汨清流绕亭而去,青青峰峦屏耸环罗,果真是一处好山好水出好石的风水宝地。


    此时,小华小李他们正站在溪岩上奇怪地问说:“这里便是源头?既叫水坑,水量怎么这么小啊!”我深有同感。“你们有所不知。这里的地表水确实不大,但地下水却异常的丰沛呢!由于此处地势略高,地下水自然就向低处渗透,从而与其它支流交汇成寿山溪了。”方宗珪老师指着不远处的一个矿洞接着说道:“其实水坑石也是洞产的矿石,并非在溪水中,自然与溪水的大小没什么关系。之所以有水坑之名,是矿洞渗水严重的缘故。走,大伙进去瞧瞧就明白了!”说罢大家便进了现由黄日喜采凿的坑头矿洞。



水坑矿洞


    一进洞门便觉寒气逼人,沁人心脾,让人疑处冰窟之中。没走多远,果然洞内已是上滴下渗,水汪汪的难以下足。退出洞外,我远远地指着周边山势向方老师问道:“我发现坑头尖似乎与高山、都成坑都是连绵起伏在一起的峰峦。而水坑石亦为洞产矿石,本应与高山石、都成坑石等同属山坑类才是啊!为何单独列为山坑类呢?”“嗯,没错。后生哥观察得还顶仔细。虽说坑头尖与高山、都成坑本是三体一脉,但俗话不是有‘龙生九子各不相同’吗?水坑石能被独列为寿山石三大类之一,主要还在于它自身与众不同的相貌与魅力。由于水坑石矿脉在漫长的形成过程中长期受地下水的催化、浸润,使得坑头冻石格外冰清玉洁,晶坚莹澈。让人爱不释手,绝非他坑之石可比拟。故而鉴藏家将其独列为大类是有其道理的。”


    随后大家又察看了几个老洞,这些老洞目前已尽皆废弃。林银问老黄水晶洞是哪个?老黄努了努嘴说那便是。顺着他示意的方向望去,但见水晶洞狭仄的洞口就在溪崖脚,洞前积水成池,苔迹满壁,无法近探。据说该洞深邃的很,因如斜井般潜入溪下,故而又名溪中洞。相传自明以来,曾几经采凿,但所获不丰。尤其是上世纪7、80年代,石农们又先后投入不少人力、物力抽水探矿,终因水患难除、得不偿失而告终,采凿之难可见一斑。故而目前民间流传的水晶洞珍品,多为数百年旧物。


    ……



考察组登临旗山之巅


七、虎岗老矿 人去洞空名尚在


   花坑产地 戳破迷雾现新种


    6月26日,按计划我们继续对虎岗山脉进行考察。该矿脉由位于寿山村里、外洋交界处的虎岗山及其周围的狮头、栲栳等山岗组成。主产石种有虎岗石、狮头石、栲栳山石、碓下黄石等。



 ……


八、松坪岭上 粗石之中蕴珍品


    黄巢山中 冻石稀贵难寻觅


    夜雨淅沥,扰人清梦。大家很是担心影响明天的考察,不料让人惊喜的是第二天醒来却是个风和日丽的好天气。


    黄巢山矿脉分布于寿山村北面的日溪乡东坪村与党洋村交界处的黄巢山一带山峦中。由黄巢山向东西连绵起伏有松坪岭等山峰。我们决定先去松坪岭。


    松坪岭又有松毛岭、松柏岭、松眠岭等称谓。其实皆为福州方言之谐音。由于矿路较滑且不平坦,为了行车安全,小李将车泊在山脚下平坦之处。大家以步当车说说笑笑地行了近半个时辰,随着山势转入羊肠小道,不会儿眼前豁然开朗,松坪岭新老矿洞即布列于山崖之上。只见这里风光旖旎,视野宽阔,天风阵阵中不由地使人想起:“天生一个仙人洞,无限风光在险峰”的著名诗句。方宗珪老师说,松坪岭石粗细悬殊,品级差异较大,粗者近柳坪石,质细的像旗降石,而通灵的又似都成坑。“你们看!”……


          


                                 虎岗洞天


    告别老蓝后,我们径直前往党洋村,党洋石因产地而得名。有关“党洋洞”的文字记载,最早见于清乾隆年间郑杰所著的《闽中录——寿山石谱》一书。这说明党洋石的开发,至少已有近三百年的历史。该矿早已停采,起因据说是由于当地民众认为辟洞开矿,既破坏山貌又妨碍风水,表示反对而禁采。党洋石比较有名的品目有党洋绿、鸭雄绿、党洋白、党洋晶等。其中以党洋绿和鸭雄绿最具代表性。因党洋绿乃党洋石中最主要的品种,量多且质佳,故而长期以来人们都习惯将党洋一带所产的矿石统称为党洋绿。而鸭雄绿则是党洋石中呈石青、石绿的矿块,因其色彩像雄鸭的翼羽,浓艳明翠,闪耀发彩而别具一格,实为寿山石中稀有品种。


                   详情请见《寿山石》杂志27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