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探秘寿山石 > 寿山石矿考察日志选录(二)

  编者按:对深厚的寿山石文化与精湛的寿山石雕艺术情有独钟的石友,大都对寿山石的产地抱有一种神秘之感和敬仰之情,但往往由于地处偏僻的山区,且矿洞分散而无法亲临而感到遗憾。本文作者系文博专业人员,曾历时两个月对寿山石矿区进行地毯式的学术考察,对其矿位及历史状况作了详实的记录。现摘录“日志”中部分片段,分为10节。本期系其中第四至第五节。


  本刊曾组稿《探密田黄溪》、《榕城“外三山”游记》(见第6、17、21、22期)等介绍寿山石产地的文章,与本文结成姐妹篇,为读者了解寿山的整体风貌、人文景观和矿脉分布起到指点迷津的作用。今后还将组织相关活动,与石友一道“走进寿山,结缘寿石”,揭开寿山石的神秘面纱。



因盛产寿山冻石而闻名的高山(右)、坑头尖(中)和都成坑(左)三大山峰,雄踞于寿山村前


 


寿山石矿考察日志选录(二)


                                         文‖陈剑辉


四、趣号粪桶 雅石俗名堪可笑


    柳坪忆盛 老汉重提当年勇 


    不知昨夜何时入眠,醒来天已大亮。方宗珪老师与大家边进早餐边讨论今天的行程。最后决定先去金狮公山、吊笕山等矿脉。


    前往金狮公山的路崎岖不平。大家挤在车里前仰后昂、左摇右晃的没一刻安宁,很是别扭。林银问方老师感觉如何?方老师微闭着双眼一副怡然自得的模样:“心静自然凉,你不会当成在坐花轿吗?”话一落音,大家都被逗笑了。


    金狮公山屹立在寿山村东部。它北接柳坪尖,东连吊笕山,海拔875米。林木葱翳,势若围屏。产有金狮峰、房栊岩等石种。


    金狮峰石虽不及高山、都成坑等石高贵,但在其山麓田野曾产有一些零星独石,则别具特色。质地纯洁通灵,外表还裹有色皮,有些还似鹿目格石。


    我问向导黄光涛房栊岩在哪里?老黄说:“粪桶在那!”我顺着他指的方向望去很是好笑:“你怎么叫它‘粪桶’?”他也笑了:“民间都是这样叫的。你瞧,那山顶平平秃秃的像不像粪桶沿?”“平平秃秃的难道就一定像粪桶?”小李乐不可支地反问道。这时方老师接口道:“寿山许多山峦本无名,村民随意称之本不足怪。只是赏玩的石头挂个粪桶的大名,确实有伤大雅,于是又以其谐音‘房栊岩’取而代之。据我所知,大约是在20世纪40年代初,有位石农在房栊岩一带山中为种田找水源,发现并挖掘过一批明润朗洁的精品,多是些块状独石。只是现在已较为罕见了。”


   


房栊岩矿洞


    吊笕山位于寿山村东面与日溪乡东坪村接壤处。开发的年代稍晚,约在清末民初。百年来断断续续虽有开采,但产量不大。其主要石种有吊笕石、鸡角岭石等。


    从金狮公山到吊笕山将近三、四公里的路程。主要是步行,山路七拐八弯、忽上忽下且草滑道湿。我光顾着与小华讲话一不小心就重重地跌了一跤,十分的狼狈。好容易见到吊笕山,我们发现了一个有趣的景致:吊笕山与相邻的鸡角岭上各有一座孤零零的村居,在葱绿山林的映衬下一红一黑,一左一右,十分的抢眼。老黄指着右边那座黑瓦灰墙的破落村舍说:“那里本有一个吊笕自然村,因交通不便村民如今都已迁出,吊笕村也就有名无实了。” 


  ……


五、名唤高山 果然山高品目多


    有名无石 但愿此忧似杞人


    经过一个多星期的休整,6月13日上午我们一行又精神抖擞地出现在寿山村南西向的高山山上。


    高山矿脉由高山峰及其周围山岗组成。主峰海拔982.8米,山势高耸,状似屋脊。与旗山、九柴兰山并称寿山三大主峰。根据我手上的一份资料表明,高山矿脉呈脉状结构附存于次生石英岩裂隙中,储量十分丰富。矿层自峰顶分4条支脉以东西、南北走向倾斜,厚者可达数米。其主要矿物成分是地开石,其次是石英、高岭石等。


    ……


   


    高山石矿外景


    大家边开玩笑边就地休息片刻后,便转向位处高山峰北面的太极头。远远望去这个矿点更像梯田,在周遭翠绿植被的映衬下十分醒目。太极头石以20世纪30年代所出的老性太极品质最佳。质地极其晶莹坚洁,但产量有限,很是珍贵。现今展现在我们眼前的是黄日铣等人今年开凿的10来个矿洞,所产矿石称新性太极头石。尤其值得一提的是太极头石中质地通澈凝腻的太极冻,更以其红如晚霞、白似玻璃、黄比蜂蜜的特色而名列寿山石名贵石种之列。


   


高山太极头矿洞外景


    鲎箕石则产在高山与芹石村之间一个状如鲎箕(旧时民间常见的一种用“鲎”壳制成的上圆下尖的勺水厨具)的山谷中。我看那是块约数亩的黄土砂地,显然已几经翻掘。据说是在1986年由芹石村农民潘自留等人首先挖得。方老师认为鲎箕石实际上与掘性高山石同类。这种石头块度大小不一,石质粗细悬殊。其中质佳色纯的极似田石,故又有“鲎箕田”的俗称。


    今天本是打算争取将同属高山矿脉的白水黄、小高山等石种产地都看过,哪知从鲎箕谷回来已是日暮枝头,人静山空。只能待明日再作安排了。


 

                                 详情请见《寿山石》杂志2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