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与大师面对面 > 一代大师林元康

节选自54期《寿山石》杂志:


………………


初出茅庐 声名鹊起


1955年,为了弘扬石雕艺术,林元康参加了16人组成的石刻小组,这也是福州石雕厂的前身。当时的小组在周宝庭家里成立,后石刻组由后屿搬到接官亭,郭秋官担任主任,成立了福州市石刻生产合作社。


到了50年代末,林元康的勤奋努力得到了有关部门的认可,他被派到浙江美术学院深造。这次的深造,对他一生的创作都有至关重要的影响。在半年的时间里,他系统地学习了美术的理论基础,雕塑以及素描,特别是西洋技法。他还经常去雕塑系,学习人体素描、人体结构以及衣纹饰的动态变化等等。这些技法,让林元康对人物创作有了新的认识。


1960年,林元康创作的《寿桃献给毛主席》这件作品,刊登在《人民日报》上,也使得他在艺术界声名鹊起。这件作品的原料是一块绝大部分为白色的旗降石,上半部分有一处硕大纯净的红色,且右边透着些许黄色。林元康在经过深思熟虑之后,一反传统红黄刻人物的规矩,将硕大的红色刻成寿桃,白色部分刻成几个天真无邪的孩童肩扛手托着寿桃,透着黄色的地方巧思刻成了两只待飞的和平鸽,使得整件作品构图丰满大方,同时又寓意着吉祥平安。这件一经面世就广受赞誉的作品,正是因为运用到了他在浙江美院学习到的技法。作品中的孩童与以往的人物相比,设计上更趋于写实,也更有立体感。同时,这个作品也被送到了北京参展。《人民日报》还以《瑰丽多彩的福建美术工艺:寿桃献给毛主席》为题广为报道。林元康大师曾经谈到寿山石雕中对俏色利用的要诀:善于利用寿山石的天然色彩,即取巧。寿山石天生丽质、五彩斑斓,这是自然界赐予我们的财富,是其它工艺材料所无法比拟的。每一块寿山石自然形成的红、黄、黑、白、绿、紫等色泽,各不相同,即使同一题材有一百件,却也件件不相同,形成寿山石雕的独特风格。所以艺人在创作时都当把巧妙利用俏色,当作一大任务。


林元康的初出茅庐,便获得了一些不小的成就。他在浙江美术学院的学习,是他人生的一个重要转折点。他先前曾多次拜师,却一直未有系统理论的学习。而这次被派去学习,不仅是一次光荣,更多的是大大地开阔了他的学艺眼界。这从他之后的创作作品中,我们都能看到他将理论运用到实践的痕迹。当然,这些实践也是优秀的。


 


 


长征组雕  谱写辉煌


1960年,林元康光荣地加入中国共产党,成为厂里为数不多的党员之一。年轻而又富有创新精神的他,还担任工厂创新小组的组长。1975年,为纪念中国工农红军长征胜利40周年,工厂决定将这不平凡的意义赋予到寿山石雕上。这其中经历了诸多感人且艰辛的过程,是值得我们再三体会的。为组织创作《长征组雕》,厂里成立了创作小组,林元康担任小组的组长。创作小组的成员有林元康和林延良、郭功森、林寿煁、林发述、施宝霖等六人。在第一部制作泥稿的时候,由于缺乏感性知识,导致初稿漏洞百出,有多处都是以福州的山水取而代之。参加过长征的福州军区首长来厂审查时,曾语重心长地指出:红军路线是由南往北,各地的环境和风土人情差异很大,所以这次的创作必须进行实地考察和体验生活。首长的这一席话,对大家的启发很大。于是在3月份的时候,创作小组一行六人沿着红军长征路线到遵义、泸定桥、延安等地体验生活,瞻仰了革命圣地,参观了革命历史成列馆,访问了当时的老红军和老赤卫队员。那时,林元康等人先到西安,又到延安,再转到成都,一路都是当地军区领导专程接送、接待,到过红岩村、嘉陵桥、邹荣桥、又乘火车到泸定桥,一路顺着到西康省雅安市。从天泉县乘车到二郎山,一路山势险峻。天气寒冷,上山的路又非常陡峭。林元康等人是在下午三点的时候到达泸定镇的,往那泸定桥向下一看,大渡河水从雪山上流下来,时时透着一股冰凉的寒意。第二天他们上桥,郭功森打头阵,可刚走两步便蹲下不敢走了。林元康走了两步也没胆子再往前走了。后来当地的向导跟他们说,走泸定桥是向上看,一脚跟一脚向前走。有了向导的指引,他们都慢慢放胆走了过去。过桥到了观音楼,旁边也只有一条河和一条小路,十分陡峭。光是这短短的走泸定桥,他们便被红军英勇的精神深深地折服了。转道回到成都,他们参观了遵义会址,真切地感受到了毛主席在这里决胜千里的气魄。


在体验生活中,林元康一路写生、拍照和收集资料,增加了许多感性的知识,明确了创作《长征组雕》的历史意义和现实意义。由于熟悉了生活环境,作品中的山川河流、树木花草以及人物的精神面貌也刻画得生动了起来。


从林元康生前的一段回忆里,我们可以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他对这次任务的担当,他说:我出生在苦大仇深的年代,在解放前吃尽苦头。所以在任务分配给我的时候,我异常高兴。对我而言,今天的好日子都是毛主席给的,能用手中的雕刀塑造红军的伟大形象,歌颂革命军事路线的伟大胜利,是我一生最大的幸福。那时,我为了琢磨作品的细节,有一次连夜削平了一个山头,还得到了军区首长的表扬。为了提前完成任务,老艺人林寿煁、林发述在年老多病的情况下,依然坚持带病创作。有的同志自己完成了初稿,又帮助别人攻克技术难关。大家劲往一处使,心往一处想,汗往一处流,最终提前了一个月零二十天全面完成了创新任务。可以说,创作《长征组雕》既体现了艺人们高度的团结协作精神,又充分表明了吃苦耐劳的艰苦创作精神。在体验生活途中,为了赶时间,我们常常都忘记吃饭,就连乘火车都是站着挤着,加班加点、夜以继日地进行创作。不仅如此,大家都互相学习,取长补短,为的就是最终能呈现出最令人满意的作品。


 大型寿山石雕《长征组雕》包括了林寿煁的《遵义》、林元康的《巧渡金沙江》、林廷良的《飞夺泸定桥》、郭功森的《爬雪山》、施宝霖的《突破腊子口》、《过草地》和林发述创作的《延安》。这是一群有心有爱的艺人对祖国深深的热爱和高度的讴歌。作品运用了革命现实主义和革命浪漫主义相结合的艺术手法,再现了当年红军经历了两万五千里长征胜利到达陕北的情景。在那个没有任何个人功利却又充满革命激情的年代,《长征组雕》的问世,意味着石雕在表现历史重大题材上有了划时代的突破。这个组雕完成后由林元康和方宗珪一起送到北京中国军事博物馆珍藏,分别将这七件作品设置于贵宾接待厅的橱窗内,其中一橱为简介。艺人们用自己的双手,以拥有一千五百多年历史的寿山石雕艺术,为红军长征树起了一座伟大的丰碑。


 


钟情山水  独树一帜


在几十年的艺术生涯中,林元康创作了不少寿山石雕山水作品。他在相石基础上,善于把国画中笔墨技法灵活巧妙地应用到山水雕刻中。首先通过相石,确定山水作品的具体题材,然后抓住主题,突出色彩,安排适当位置。注意整体结构布局的合理性好,主景和衬景要协调。石雕山水作品多用深浮雕技法,在处理近景、远景时,技法上要讲究由深及浅,由大到小,如同国画浓墨淡彩一样。为了把近景和远景的空间距离拉开,用白描勾勒法表现出空濛幽深的意境,使作品气魄雄伟。林元康对山水作品的技法被同行誉为独树一帜。


林元康和林炳生等集体创作的《农业学大寨》,后改刻为《愚公移山》,是林元康一生中从事创作的最大的合作品。这件作品材料为柳坪石,重1265斤,高1.2米,宽1米。《韶山冲》是林元康20世纪70年代创作的、之前他曾经两次到韶山瞻仰毛主席的故居,很想通过什么来表达自己对毛主席的敬仰之情。恰好在石雕厂仓库中相中了一块质地很好的几十斤重的高山石,就想用来实现自己的愿望。在构思抓住《韶山冲》的主题,即以毛主席的故居做主景,然后再配上韶山的远山,把很有特色的山峰拉近作为衬景。用石头中部红色部分刻故居,配以周围的地貌特征。前面的荷塘,右边的晒谷场。按照实际方位安排,下方近景刻上很大的树,上方远景几个山峰。这样使得整个主题在巍巍群山,苍松翠柏中凸显出来。


《韶山冲》整体布局疏密有致,严谨、朴素、大方,气势沉稳雄浑。在北京展览时,一位中央工艺美术学院的教授看了赞不绝口。这位教授曾经去过韶山,对那里的山水印象极为深刻。他看完都忍不住赞叹说,真像,这座山就是在毛主席故居后边的山。这位教授的赞叹不仅是对林元康创作的一次肯定,也是他将情感赋予山水的一次成功。一位好的创作者,应当是技艺和情感相结合来成就的。技艺是创作的基础,而感情则是作品的灵魂。林元康将自己对祖国、对毛主席的敬仰之情融入山水,以细致的观察和高超的技艺完成了一件优秀的作品。


19798816日,全国第二届工艺美术艺人、创作设计人员代表大会在北京召开,这是继1957年以来工艺美术界的又一次群英会。郭功森、林元康代表寿山石雕界出席会议。闭幕式上,中共中央副主席李先念做重要讲话,党和国家领导人华国锋、叶剑英、邓小平等同志接见全体代表。会议期间同时举办了代表作品观摩会,林元康创作的《寿山石章十枚》、《五子戏弥勒》参加展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