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探秘寿山石 > 榕城“外三山”游记(下篇)

榕城“外三山”游记


                                                              文‖红袖    图‖方丽娟


    福州,是一座具有两千多年悠久历史的文化名城。这座四面环山的城市,四季绿树成荫,抬眼便能见到大片大片沁人心脾的色调。


    北宋治平三年(公元1066年),太守张伯玉亲自在衙门前种了两棵榕树,并且号召全城百姓普遍种植。从此以后,满城绿荫蔽日,暑不张盖,成全了福州的“榕城”这个美称。城内的于山、乌山和屏山三座名山,更使福州有了“三山”之称。千百年来,那句“三山藏,三山现,三山看不见”的民谣依旧在流传着。


    除此之外,榕城还有位处郊外被称为“外三山”的北峰九峰山、寿山和芙蓉山。这种“内外三山竞秀”的特殊格局,令这里的人们仿佛生活在“蓬莱仙境”中,甚是奇妙。早在宋代,我省第一部地方志《三山志》就有“外三山”的记载:“九峰院,兴城,以山峭拔若笔格名。与芙蓉、寿山号曰‘三山’。”


    古往今来,有许多的文人雅士因向往着这里所积淀的深厚文化,前来游览观光,并用散文、游记和诗篇百般颂扬。南宋大儒黄榦,明代诗人谢肇淛、徐火勃和陈鸣鹤,以及清代名士魏傑……均有脍炙人口的优美诗文传世。


    “外三山”究竟有什么样的美景,引得无数“大家”竞相歌颂?更令人称奇的是,“外三山”都集中在因盛产寿山灵石而名扬天下的寿山乡境内,陡然增添不少神秘之感。若能亲临其境,领略“外三山”的绝世景观,步古人之后尘,乃是一大乐事。


    继《九峰山怀古》和《夏访寿山,心苏醒》后,这一站,探访山形秀丽如出水芙蓉的芙蓉山。关于芙蓉洞是否有芙蓉石?芙蓉石是否产自芙蓉山?这其中的疑问,相信您在文中也能找到答案。


 

下篇·芙蓉山探幽,不走寻常路


    在遍览了九峰山和寿山的风景之后,对“外三山”的情感逐日加深,到芙蓉山探幽的念头也开始蠢蠢欲动。


    秋高气爽,正是郊游的好时节。与方老一行人不走寻常路,沿着古人的足迹进行一场探幽之旅,寻找古时福州的文明之路。


    在去芙蓉山之前,方老特地带我们拜谒了魏傑故居。


    魏傑是福州东郊菜园口人,生于晚清年代,是唐代名相魏征的后裔。他生前好学多才,在诗词书画方面深有造诣,作品丰富,集富绅、名流、儒生、诗人、书法家于一身。


    魏傑故居原位于东门塔头街,现迁至福州金鸡山公园。穿过公园,爬上山顶,站在颤颤巍巍的铁索桥上举目四望,视野开阔,福州城尽收眼底。过了索桥,就见到一座古典园林式的建筑静静地矗立在一片翠竹之中,这便是魏傑故居。白墙青瓦,竹林掩映,显得格外地古朴典雅。


    故居主要由前后两厅组成,前厅摆放着魏傑的雕像,左边房间为平日家族小聚的会客厅,右边则为子孙读书写字的地方,后厅主要是模仿魏傑当时生活起居的样式建造,两侧为他的寝室和书斋。


    魏傑一生钟情山水,悠游林泉,吟诵题刻,塑佛修庙,在闽郡胜地留下不少遗迹。他开拓并命名了鼓山十八洞景区,经他兴建或修缮的北峰九峰寺、福州东禅寺、金鸡山地藏寺至今仍香火鼎盛。福州许多名胜都留有他的摩崖石刻真迹。


    此行就是从魏傑那篇《游九峰寺芙蓉洞记》的游记开始的。我们循着他的足迹,前去探幽芙蓉山。


    莲花峰下拜闽王


    依旧是个晴好的天气,天空泛出明媚而澄清的蓝,令人心生欢喜。


    车子在新店蜿蜒的公路上爬行,像一只银色的甲壳虫不断变换着它的方向,然后在一座山体高峻、形如睡莲的山峰停下脚步。


    这里是福州有名的“莲花峰”,闽王王审知之墓就建在莲花峰南麓的斗顶山上。



莲花峰下庄严肃穆的闽王墓


    唐末社会矛盾异常尖锐,江淮群雄纷纷响应,王审知兄弟三人一路占领闽南、福州,最后统一了福建。王审知在执掌福建军政大权近30载期间,自奉俭约,为政以德,与民生息,轻徭薄赋,对开发当时尚属蛮荒的闽地作出了杰出的贡献,使得福建的经济和文化由落后走向繁荣,并出现了“时和年丰,家给人足”的景象,成为福州发展史上极其重要的篇章,堪称五代十国时期的一位明智的政治家,后人尊称他为“八闽人祖”。


    座落在福州市北郊的闽王墓,避闹市,趋幽静,在青山绿树的环抱下更显庄严肃穆。闽王墓是福建现存最古老的陵墓之一,历代福州地方官也十分重视保护。千百年来,后人依然对王审知这位开闽之王崇敬万分。


    这座具有五代时期江南风格的石构坟墓坐北向南,平面呈钟形,共有3层墓埕,深约30米,宽约27米,气势雄伟。墓道旁立有4尊翁仲,两文两武,文臣高冠秉笏,武将着盔、披甲按剑,高约丈余。还有石虎、石马、石羊蹲于左右。


    在墓前右侧的角落里,我们发现有几尊石兽安然卧于草丛中,虽然有些残缺,却为完成使命而坚守阵地,与闽王一同保佑着这方土地。



守望闽王墓的石马


    山顶上的墓碑镌刻着“唐闽忠懿王墓”,碑上的青苔是岁月的印记。站在高处远望福州城,高楼林立,城市的沧桑变幻如胶片般在眼前闪过,闽江水似玉带飘逸,环绕榕城,气势十分,令人感慨万千。


    闽王墓旁有座颇具特色的建筑,是由闽台两地闽王后人共建的闽王纪念馆。红白相连的外墙,让人强烈地感受到“两岸一家亲”。祠厅内有一尊王审知像,周围陈列着从闽王宫殿遗址和陵墓中出土的墓志铭、青瓷和白瓷的唐碗等文物。


    拜完闽王,回到山道前,穿过一排整齐的行道树,我们向下一个目的地进发。


   幽林古道寻碑刻


    谢肇淛《游寿山九峰芙蓉诸山记》一文中说:“郡北莲花峰后万山林立,而寿山、芙蓉、九峰鼎足虎踞,盖亦称三山云。”但我们不再像前两次继续乘车北上,而改徒步穿越福州国家森林公园内的古道登上寿山岭头。


    ……



古道旁风景如画



幽林古道寻碑刻



经历数百年的“南无阿弥陀佛”碑刻依然清晰


    长亭外、古道边、芳草碧连天



寿山瀑谷光影横斜,水波荡漾



古道上斑驳的石面述说着当年的辉煌与沧桑



破败的索桥


    寻芳芙蓉洞



峰峦连绵的芙蓉山如出水芙蓉般秀丽挺拔


    向左走?向右走?


    探幽灵洞岩



幽秘的灵洞岩


    芙蓉洞不产芙蓉石


    相见时难别亦难



留得住的照片,带不走的风景


    “寒山转苍翠,秋水日潺湲”。秋风萧瑟,凉意渐起,竹林沙沙作响,好似跟我们道别。在这个天晴云净的深秋,又该说再见了。


    有时候我们去一个地方,并不是去欣赏所谓的著名景点,而是出于某种氛围下你愉悦的心情,和偶尔换一种方式去看人生的豁达。“外三山”的珍贵在于,它总能让你找到属于自己的那片心灵净土,闭目冥想也好,抬头望天也罢,那一幕幕美景在脑中翻过,超越了景色所带给人的心灵震撼。


    若干年以后,如果我有机会到此故地重游,不知是否这里的一切都变了模样?一如我心所愿,所有我见过的山水、树木、矿洞、民居,都按着它们应有的轨道有序发展着,越来越好。抑或,眼前的这些成了被人遗忘的角落?不,如此一个桃源之地,理应让更多的人来认识她,走近她,为她的美喝彩,为她的奇赞叹,更为她的伟大而心有感激。


    如果你爱寿山石,那么你更应该到“外三山”来,看看孕育了无数璀璨夺目的美石的“母亲之地”,这个充满神秘与传奇的地方……


    风景,因我们所在角度的不同,而有不一样的美。


                                         详情请见《寿山石》杂志2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