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寿山石缘 > 浅析寿山石人物雕刻的发展

浅析寿山石人物雕刻的发展


  林其臻


    中国传统的寿山石人物雕刻,包含着前人对客观自然的理解,沉淀着中华民族的审美趣味和设计智慧。代代相传的手艺,凸显着划破历史长空的艺术魅力。在这个传承并创新的时代里,作为当代艺术家,我们感受并构建着层出不穷的创作新形态,使寿山石人物创作以全新的流行样式在中国乃至世界石坛大放异彩。


    在众多石材雕刻中,寿山石雕刻的艺术水平尤高,其地位十分特别。


    唐、五代时,寿山石已被作为雕刻实用器具的原材料。寿山上的僧侣们,闲时就地取材,用寿山石雕香炉、念珠、佛像等,部分留作自用,其余作为礼品馈赠游客。圆润朴素,极具实用价值是这个时期的造型亮点。


    宋时,北人南下,繁荣的经济、文化也随之南移,福州成了东南沿海的一大都会。“百货随潮船入市,万家沽酒户垂帘”的兴旺发达,促进了寿山石的开采和雕制。1959年,福州西郊淮安观音亭一座宋墓中,就出土了四十多件寿山石俑。1966年,东郊金鸡山一座宋墓中出土百余件寿山石俑。这些出土的石俑,形制相似,规格统一。文臣俑,多是立像,或着长袍,束高髻;或戴纱冠,拥朝笏;武将俑,则戴盔披甲,握刀执剑,极显威武。民俑则分男女老少,女俑分“环肥燕瘦”,或舞蹈或劳作,姿态姣美。这个时期的作品兼备写实与想像,风格严谨,造型能力优于前代。



铁拐李  善伯洞石  林其臻 作


    元、明之交,雕刻艺术日臻精进。造型虽简陋,但形体粗犷,刀法直线刻划,人物脸部手脚只略加表现。据为数不多的资料显示,当时的造型布置深邃,讲究雅洁,颇具画意。


    清朝康熙、雍正、乾隆时期,文人雅士、上层名流的评骘使寿山石越来越为人们所重视,大量品质俱佳的寿山石进入宫廷。时至今日,北京故宫博物院尚存有数量可观的寿山石圆雕人物作品。它们或出自内府御工之手,或出自当时颇具名望的寿山石雕刻名家之手。题材多以佛教为主,包括罗汉、观音等,当然也不乏寿星及世俗人物。


    福建是寿山石的故乡,石雕名家辈出,如杨璇、周彬等。他们创作的人物,不失为后人之典范。杨璇字玉璇,擅刻人物和印钮。据康熙《漳浦县志》载:“杨玉璇,善雕寿山石,凡人物、禽兽、器皿俱极精巧,当事者争延致之。”故宫藏有多件他的作品,其中一套寿山石雕十八罗汉像,据汉人形貌雕刻而成。杨璇的作品刀工娴熟,构图紧凑和谐,造型自然生动,其艺术风格对后世影响巨大,被尊为寿山石雕的鼻祖。


     再说周彬,字尚均,福建漳州人,康熙时另一寿山石雕刻大师。他与杨璇齐名,在人物造型上亦是一代高手。他的弥勒身披袈裟,袒胸赤足,斜倚于布袋旁,左手抓布袋,右手按于膝,昂首嬉笑,神态逼真生动。装饰于衣物上的团花番莲和云纹以及镶嵌在衣领、袖口和衣缘处米粒般大小的青金石、绿松石和珊瑚,五色缤纷,绚丽多彩,须发和纹饰染墨,形神兼备,刻画细腻,具有很高的艺术水平。


    回顾历代诸家,各有特色。寿山石的柔而易攻和绚烂色彩,使它成为雕刻家们乐于创作的材质,也使艺人们有了施展艺术才华的平台。如果将人物创作比作一棵参天大树,那么造型艺术便是它强壮的、赖以生存的根基。独到的造型,让作品浑厚古朴,混然天成。而雕刻技法和表现手法,好似大树的枝叶,静中有动,拙中寓巧。


    随着时间的推移,经过历代艺人的不断探索,丰富的雕刻技法得以传承,主要包括圆雕、镂空雕、链雕、镶嵌雕、浮雕、透雕、微雕、线雕、薄意雕等,这是天然造化与艺人智慧的结晶。

    ……


(详情请见《寿山石》杂志4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