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方石讲坛 > 龚氏世传“百宝章”的归宿

见山楼故事会 (20)


见山楼,方宗珪所居也,位处乌山之麓。屋虽陋,然雅静尚可养性。方公生于斯,长于斯。擅丹青,精鉴赏,潜心研究寿山石文化五十余载,著作等身,声名远播。暮年余暇,常邀诸石友闲聚楼中,品茗赏石,道古论今。凡神话传说,趣闻轶事,信手拈来,出口成章。名曰“见山楼故事会”。


 龚氏世传“百宝章”的归宿


方宗珪  丁梅卿


    坐落于福州西湖之滨的“西湖宾馆”,在百年前曾是一座名闻江南,誉甲八闽,集民居、园林和祠堂为一体,独具特色的私家园庭,名叫“三山旧馆”,又称“武陵北墅”。它的主人是历任江苏按察使,广东、湖南等省布政使等显职的清朝大臣,著名藏书家、书画家、金石鉴赏家龚易图。


    龚易图,字蔼仁、少文,号含晶、乌石山房主人等。福建闽县(今福州市)人。出生于有“通贤龚氏”之称的书香门第、官宦世家,其高祖龚景瀚便是一位著的藏书家,收藏图书三万多卷。易图自幼受家庭熏陶,工诗文,擅书画,通禅理,习星卜,嗜好鉴藏古玩、印章。可是命运不济,自少年丧父家道式微,靠典当祖业和母亲做针黹女工,最后连位处北后街的祖居也典押给了邻家富翁。母子相依为命,艰难度日。那位受当的债主,却乘他家之危想以低价买断房屋,唯龚夫人念及膝下爱子尚幼,不忍舍弃这座唯一的祖传住宅,便婉言拒绝。


    有一天,易图随母到亲戚家赴宴,正巧那位富翁也在座,无意间听到他与另一位客人的一段有关龚家祖屋的谈话:


    客人说:“先生所托欲买断龚家祖厝一事,弟数次周旋无果,夫人还将重振家业的期望寄托在孩儿身上,待来日求得功名赎回家园呢……”那富翁冷笑一声打断客人的话,大声吼道:“这寡妇真不知好歹,我本想给她些银子,让母子不至受冻挨饿。其实断不断都一样,待到典期届满,她还不起债,这房子还不就是我的吗!就凭那个乳臭未干的小子,读书还能读出什么名堂……”


    句句话就像根根利镞刺伤易图小小的心灵,他忍住眼泪跑回家中,捧出先祖、先父的灵牌,哭着拜叩,发誓一定勤奋上进,替先人一光门第。此后,凭着天资聪敏,经此一激更加勉志,于咸丰九年年纪轻轻的他便进士及第,选为翰林院庶吉士,同治七年出任山东济南知府。


    在济南知府任上,有次慈禧太后宠监安德海南下为主子收寻宝物,经山东境时骄奢淫佚,招摇过市,无恶不作,激起民怨。山东巡抚丁葆桢与龚易图密议,以“太监擅自出都”为由,定计捉拿。龚易图带亲兵智擒安德海,并搜集到大量安德海的劣迹上奏朝廷,得到慈安皇太后的懿旨,将其诛杀示众。此时清廷处于两宫太后垂帘听政期间,碍于“太监没有奉旨不得出都”这一祖训,慈禧虽不敢深加追究,却一直怀恨在心。


    光绪初年,龚易图任江苏按察使,后迁广东按察使,以后又分别出任云南、广东布政使,官至正三品,可谓鸿运亨通。在粤期间正遇法国侵略者挑衅,他不畏列强积极筹备饷械,组织抗法。又与巡抚张之洞一道施行新政,政绩卓著,为“清流派”所忌。在光绪十一年调任湖南布政使时,终因粤藩任内事被劾革职,结束了他三十多年的宦海生涯。不久,率眷回到阔别的故乡——福州。


    龚氏归隐林泉后,将出仕时赎回的老宅加以扩地增建,筑成一座规模宏大的园林式府邸,凿池塘,建楼阁,种荷花,植荔树,四时景色幽雅清新,题额“三山旧馆”,并在馆中立宗祠以怀先祖。园成之日自撰一联曰:“绿波照我又今日,红树笑人非少年”,寄托少时受辱之感慨。


    此外,龚易图还在城内置双骖园、武陵别墅和芙蓉别岛等数处花园别墅。日邀知好以诗酒娱乐园中,“静到无心百不闻”,过着悠游享乐的惬意生活。又广收经、史、子、集各类图书十余万册,藏于三山旧馆的“大通楼”中,方便子弟、亲友阅读。大通楼位于“三山旧馆”的中心位置,前后两座土木构造,楼上由一回廓贯通。自题藏书楼楹联曰“藏书岂为儿孙计,有志都教馆阁登”,成为闽中一大藏书家。还在藏书楼下辟“含晶庐”和“餐霞仙馆”,作为自己晚年住所和陈放古董、印章雅室。每当夜深人静时分,独自在屋中打坐养神,摩挲寿石,以“游仙”自居。友人赠楹联中有“餐霞人是小游仙”句,正是对他晚年的生动写照。



    龚易图在翰墨之暇,酷爱篆刻艺术和收藏寿山印石,常与安徽黟山派篆刻大家黄士陵交流切磋。黄氏曾为他镌刻许多石章,其中有一枚田黄石《餐霞仙馆》朱文方章,是他的最爱,用以钤盖自己得意的书画作品。


    龚老收购石章十分用心。宅院的大门正对榕城北后街,是通往寿山的必经之道,石农每每采到寿山佳石必先到他的府上歇脚,热情好客的主人总会备茶饭款待,买石只求品精而不论价钱,遇见珍品必不惜重金而求购,所以山民们也乐意让他优先挑选,久而久之也成了朋友。有年深秋,龚易图邀几位同好,登上寿山探胜寻幽,归来诗兴大起,赋《寿山石》长诗一首:“我来寿山下,斧凿闻山间。此山产佳石,百品堆琅轩。……石以山而寿,山以石而劇N锩蓝嗌b,此意古所欵。象齿戒自焚,鸡尾惮自残。君子贵石交,何如太璞完。”洋洋两百余言一气呵成。


  ……


  (详情请见《寿山石》杂志4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