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寿山石缘 > 艺术态度决定艺术价值

艺术态度决定艺术价值


文  蒙小奇 


    一件雕刻艺术作品是否具有灵性和价值,与雕刻家对待艺术的态度息息相关。


    有些作品,无论石材质地如何脂润,若非倾心雕琢,也仅仅是件陈于案头的普通摆设;有的作品,除了供人欣赏,怡情养性之外,却还能透过石雕了解创作者的思想与心性。


    《嵇康抚琴》,以写实的雕刻手法,生动刻画嵇康因拒绝为官而被诬陷,临刑时闭目抚琴,表情无畏、凛然之貌。


    嵇康(公元224~263年),字叔夜,三国时期魏国谯郡铚县(今安徽省濉溪县临涣镇)人。著名思想家、文学家。与阮籍等竹林名士共倡玄学新风,主张“越名教而任自然”、“审贵贱而通物情”,为“竹林七贤”的精神领袖。他是曹魏宗室的女婿,曾娶曹操曾孙女,官曹魏中散大夫,世称嵇中散。


    嵇康崇尚老庄,曾说:“老庄,吾之师也!”,讲求养生服食之道,著《养生论》来阐明自己的养生之道。他赞美古代隐者达士的事迹,向往出世的生活,不愿做官。大将军司马昭欲礼聘他为幕府属官,他跑到河东郡躲避征辟。司隶校尉钟会盛礼前去拜访,遭到他的冷遇。他的朋友山涛,同为竹林七贤之一,后变节加入司马家族门下,还写信给嵇康荐举他出仕。结果可想而知。生性耿直的嵇康写下那篇著名的《与山巨源绝交书》,字里行间,恣肆奔放,无所顾忌,列出自己有“七不堪”、“二不可”,讥讽山涛这种强加于人的行为是“羞疱人之独割,引尸祝以自助,手荐鸾刀,漫之膻腥……”抚卷读来,甚为酣畅。


    嵇康因拒绝为官招来仇恨,最终他被司马昭送上断头台,时年三十九。临刑之前,嵇康要求抚曲《广陵散》。曲罢,嵇康叹道“广陵散于今绝矣”,琴声止,生命止。


     嵇康爱古琴,定是爱它音色深沉,余音绕梁,那铿锵起伏的音律,恰好迎合他刚正不阿气节。听古琴声声泣诉,感受浩然正气,琴声抚慰心灵,以示胸襟大气。 



嵇康抚琴  内蒙古巴林黄冻石  左一刀 作


    《嵇康抚琴》选用内蒙古巴林黄冻石,黄中透亮,质地细密,其间的灰色与褐色部分分别被雕刻成古琴的琴弦和琴面,强烈的对比色融合于一件作品中,毫无违和之感。这大概是此作最为巧妙之处。


     作品中嵇康席地而坐,双目微闭,右手抬起,忘情抚曲,胡须随乐声舞动,忽上忽下,慷慨激昂。透过嵇康淡然决绝的神情,似乎可以想见当时的场景:刑台下听者无不动容而泣,唯抚琴者不动于色,虽屈死亦从容不迫。


    这块巴林黄冻石中的木纹肌理自然天成 ,甚是难得。经由雕者左一刀几番思量,以刀为笔,在石面上描绘出他心目中的嵇康形象。如果说塑造人物不易,而雕刻历史人物则属难上加难,在神情、动作上的把握若差之毫厘,效果便会失之千里。嵇康无谓的表情、飘逸的须发、抚之若高山流水激情高昂的琴声,动静相宜。


    这样一件充满故事的作品,让人感受到的不仅仅是历史赋予的厚重之感,更是作者艺术和思想碰撞的火花。形神兼备的雕刻,观者如身临其境。


    ……


(详情请见《寿山石》杂志48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