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交流 > 郭子伯:达则兼济天下

郭子伯:达则兼济天下


“为了利益,你是否昧过良心,称一些不敢恭维的艺者们为大师?我不愿意遇到这样的场景,在我看来,这是对真正大师的一种亵渎。虚伪和功利,势必会伤害到传统文化、民族精神和艺术信仰。大家都在彻头彻尾地谈钱,艺术、理想、追求和信誉却只字不提,这是件令人担忧的事。”



    别叫我大师,那只是荣誉的称号


    现在人家动不动就叫我大师,我并不高兴。过去的大师,必定是在他故去之后世人给封上的,他们的故事和作品流传百世,经久不衰,譬如齐白石、张大千。或周尚均、杨玉璇、林清卿之辈。现在的大师,不过是盖个红章的职称。当下,只有为数不多者算得上是名副其实的大师。不少学艺不精的年轻人,自认为了得,会两下三脚猫的功夫便嚣张跋扈。有的居然凭借一身胆量和一堆办法拿到“大师”的头衔,风光无限。没有真才实学,你算哪门子的大师呀? 时下流行的“大师”和大众口中的“美女”有同样的作用——听起来都让人舒服体面,却已远远背离了评定的标准。


    我将自己定位为文人雕刻艺术家。在美院,学习《中国美术史》、《西方美术史》及正统学院派的绘画基础,将古人传统的诗书画意结合在一起,把艺术提升到最高境界。我当时的毕业课题是考察研究中国石窟壁画,并侧重于修炼传统绘画。中国艺术博大精深,传统文化给了我们丰富的精神家园,唐诗宋词,诗中有画,画中有诗。我以为,寿山石雕就要融入中国正统国粹文化。


    前人雕刻古兽都是遵循古代遗留下来的实物传承,今人雕古兽不乏自行想象:牛身上加对翅膀,在狮子脚上配个马蹄,一会头上长两个角,兴致来了再多出一个角来,还美其名曰“神兽”。正统的古兽,常见诸于春秋战国及汉代玉雕的古兽图案、唐宋天禄神兽,以及南北朝时期的石雕和玉雕作品里,雄伟神秘而庄重。我还曾经见过弥勒佛头上站个小天使,不伦不类,让人笑话。想要创新,可以借鉴博物馆与故宫收藏的古兽作品,也可以在郭功森、郭祥忍的传统形式作品中寻找灵感。古印钮雕刻实践大有艺术成就者姚仲达,作品浑厚灵动,吸收了战国至汉唐玉雕造型,有视觉上新的感染力。


    再说传统人物造型。王祖光的观音,走的是明式德化观音、罗汉人物的民俗路子。大慈大悲,庄严平和,万千莲花,让人温暖清心。林飞是学院派的,他的裸女符合新一代人的审美观念,表现出中西结合的张力。现在市场上很多人都只追求石头的价格,并不看重石头创作中创新元素的价值。对此,我只想说,石头是有价的,艺术才是无价的。林飞雕刻创作的精品何止几百万,这价格在扬州玉雕艺术家中已是家常事。近期郭祥忍雕刻单一古兽的价格已近150万成为不争的事实。紫砂壶大师的作品拍卖价格也已过千万。


    大家都在推崇大师,全民收藏旨在升值,市场乱象了。大家研究的话题变成了:“谁的名气大?”“谁雕的作品升值空间高?”“我是某某大师的学生”。……于是,雕刻家开始纷纷顺应潮流。还未评上大师的,八仙过海各显神通,为了一本证书不惜一切代价;已经成为大师的,身价也跟着水涨船高,无论他们如何赶工,靠着两只手创造出的“艺术品”,远不够应付门外长期排着等叫号的收藏队伍。这种商业博弈破坏了美好的人文收藏情怀,原先的审美情趣和精神享受不复存在。


寿山石产业链这么大,在各地都享有盛名。从原石到成品,从商家到拍卖行,这个产业委实让不少人富裕起来,这也难怪很多人都来打它的主意。让大家都高雅地不爱钱是不现实的,但我不愿意看到这个行业深陷唯利是图的境地。


  


    “福州工”,兼具传承皇家宫廷艺术的龙脉


    有时间去琢磨哪个大师更厉害,能给自己带来多少经济效益,不如来仔细推敲一番“福州工”。这个概念实际上是基于福州工艺提出的。“福州工”可以追溯到明末清初,那些被聘到宫廷的御工给福州留下了很多很珍贵的传统技艺方面的东西。我觉得,宫廷里的艺术品,论工艺、文化、艺术高度都高于民间的工艺。


    早期,宋徽宗曾提倡诗、书、画、印相结合,这个主张在艺术领域中享有很高的评价,所以这个脉络一直传承至今。现在很多从事艺术工作的人渐渐迷失方向,有的雕刻艺人将石头刻得非常细致,细到头发丝得用放大镜来看,认为这就是所谓的艺术。从工艺、艺术角度来看,并不是越细越好,将诗、书、画、印融为一体,这样创作出来的艺术品就有高度和深度。


     ……


  (详情请见《寿山石》杂志47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