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近期拍卖 > 马未都:盛世话收藏

马未都:盛世话收藏 


王晓彬    陈承呈



人物简介:马未都,1955年生于北京,祖籍山东荣成。观复博物馆创办人及现任馆长,央视《百家讲坛》主讲人,收藏专家。20世纪80年代初期开始收藏并研究中国古代艺术品。


    20131215上午,冬日阴雨,寒意袭人,路上行人寥寥。福州香格里拉大酒店三楼宴会厅却人头攒动,热闹非凡。


    “对话马未都  盛世话收藏”活动在此盛大举行,由观复博物馆的创办人及现任馆长、著名收藏专家马未都先生主讲。此次活动引发了各界人士的广泛关注,现场聚集上千名收藏爱好者,不仅有来自省内各地收藏界、文化界和企业界人士,还有不少远道而来的外地藏友。


    马未都与福建颇有渊源,早年曾因一件黄花梨案子多次到福建莆田,他对那张拥有几百年历史的大案喜爱至极,可惜当时因经济能力有限未能收藏而留下遗憾。在他所著的书籍中多次提到福建著名的寿山石及漆器,还在厦门鼓浪屿设立了观复博物馆分馆,可见马未都对福建有着深厚的感情。此次来榕举办讲座,先生直言福州良好的空气和热情的市民给他留下深刻的印象。



    朝代兴衰  文明当坐标


    马未都先生素以博学多识与风趣幽默著称,此次讲座他以“文明的坐标”为主题,首先提出中国历史上盛世的出现都伴随着一种现象——收藏。从中国封建社会的第一个盛世汉朝出发,带领我们徜徉于中华民族的历史长河中。


    “从汉代盛世看,第一应是‘文景之治’。文帝、景帝这两位帝王虽然名气不是特别大,却创造了中国封建社会第一个高峰。”马未都讲到,当时有一个词叫“拨乱反正”——治吕后之乱,使国家进入太平状态。国家政策上由阴暗转为光明,急峻转为宽和,行政上强调不妄为。这是两千多年来被史学家推崇的一个光辉的典范。


    史书记载,文帝出行时,有人冲撞了车马,文帝大怒,说一定要治他重罪。当时主管司法的廷尉谏言:皇上这样不行,咱们有法律,像这样的人最多罚款,如果你想取信于天下就得遵守这条法律。汉文帝便照做。从这点可以看出当时最高统治者的政治态度。


    历史上,中国是一个推崇厚葬的民族,但景帝时期却提倡薄葬。马未都以帝王墓室为切入点,介绍了建国以来我国抢救性挖掘的三个未曾被盗的大型汉墓,分别是广州南越王墓、长沙马王堆墓和河北满城汉墓,生动地描述了中国历代王朝由盛转衰的过程,其中穿插了对各个朝代的典型收藏艺术作品的风趣解读。中国历史上的厚葬之风,也导致后世盗墓成风。


    汉之后经历三国两晋南北朝,进入隋朝。马未都认为,隋朝虽不是盛世,却做了两件非常重要的事,第一件事是开凿大运河,1400多年后的今天还在发挥它的运力,是件非常了不起的工程。第二件事就是建立了科举制度,保证国家人才的输送途径,给国家带来勃勃生机,是中国封建社会最为优良的制度。


    中国的大唐盛世众所周知,马未都却告诉在场的听众,唐代其实有两回盛世。


    第一次盛世是贞观之治。李世民玄武叛变,登上帝位,为治国需要专门设立谏官制度。


    唐太宗与魏征的故事可谓耳熟能详,马未都说:“魏征做谏官期间,给李世民提了很多意见,光《资治通鉴》记载有分量的意见就达90多条。唐太宗身为一国之君,能够虚心纳谏,尤其是尖锐的意见,因此他是史学家公认的由中才跃升为大才的唯一一人。”魏征去世时,唐太宗痛心疾首,说了一句非常著名的话:“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史为镜,可以知兴替;以人为镜,可以明得失。”可见,一个贤明的君主吸纳别人的意见是多么重要的一件事。



 ……



(详情请见《寿山石》杂志46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