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与大师面对面 > 陈文斌:石缘天成,让爱永恒

陈文斌,1955年生,福建建瓯人。1980年毕业于福建工艺美术学校雕塑科,长期在福建省工艺美术实验厂从事寿山石雕创作。擅长人物圆雕,将现代美学与传统艺术相结合,赋予传统题材以现代感。作品构图新颖别致,线条飘逸流畅,善于利用石材的俏色,自成风格。


代表作有《李逵探母》、《桃园结义》和《长亭别》等。作品《三个和尚》获1986年中国工艺术美术“百花奖”优秀创作设计一等奖,现藏中国工艺美术珍品馆;《李逵探母》和《三结义》获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精品博览会“百花杯”金奖;《老子出关》获1990年首届福建工艺美术精品“争艳杯”金奖,现藏福建省工艺美术珍品馆。2005年,出版《点石成金——陈文斌雕刻艺术作品集》;2011年,出版《石缘天成——陈文斌雕刻艺术》。


现为高级工艺美术师、中国工艺美术学会石雕专业委员会常务委员、福建省工艺美术学会理事。


2012年,获“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荣誉称号。


陈文斌:石缘天成,让爱永恒


  吴明菊      李昂


    谁能几十年如一日,默默守着数尺见方的工作台,在同一家单位兢兢业业?在寿山石界,像陈文斌这么执着的雕刻家并不多见。


    能够从事寿山石雕刻,对陈文斌而言,是“上苍的垂青”,是他“安生立命之本”,是他“排遣忧愁烦恼、战胜病苦的精神家园”,是他“逃避纷扰嘈杂尘世的最佳处所”,亦是他“欢乐与希望的源泉”。


    他并非安于现状,不思进取。他的内心深处,有一个平实而伟大的梦想,那是一种在寂静中慢慢爆发的力量。


    在业内人士的眼中,陈文斌一直是个不善交际、不争名利、内敛谦和的人。直至他“厚积薄发”获得“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荣誉称号,对儿子说:“老爸的梦终于实现了!”这时你便知道,那不仅仅是他作为雕刻家因自己作品受到肯定的自豪之情,更是一名普通的父亲想要给儿子做个好榜样的深沉、无声的爱。



憩  惠安女  旗降石


    孤独的雕刻时光


    晨起,做早餐,熬中药,到阳台舒活筋骨。8点半到单位,开始创作。中午,回到清静的家中。午休后,在自家工作台上继续与灵石共“舞”。晚上,读书、阅报,看看电视里的文艺节目。兴致所至,坐在钢琴前独自弹唱。在音乐声中,忘我陶醉……


    这便是中国工艺美术大师陈文斌一天的生活。即使冠上“大师”名号,他亦不因盛名所负累,一如往常,低调行事。


    每个工作日上午,陈文斌便会准时出现在工艺美术实验厂的雕刻室里。雕刻室左右靠墙处各有三个工作台,右侧临窗的位子,便是文斌老师工作了三十余年的地方。正值炎夏,天花板上的吊扇卖力地转动,穿着背心的陈文斌与两位学徒模样的青年并排坐着,正在认真地创作。此刻,你丝毫看不出大师的气势,却又不得不暗地佩服这其实才是真正的大师风范。


    上午在单位的工作时间,陈文斌多半用来打坯,而构思、修光这些需要用心思考和耐心操作的细致活儿,他选择在家中完成。一是因为单位的操作工具便于打坯,二是担心在家里敲敲打打影响了邻居,而家中安静的氛围也更适合寻找灵感。


    他至今没用手机。“上午单位,下午家里,铁一样的规律,手机对我来说没什么用处。”生活虽平淡如水,我们却可以从他的神情中看出他的自在满足。


    陈文斌日复一日地穿梭在两点一线的生活轨迹中,两耳不闻窗外事。与他同期到厂的学友们,或从政、从文、从商,大多与石雕行业相去甚远,只有他,守着这“一亩三分地”,辛勤耕耘。


    “从事寿山石雕是要能耐得住寂寞和孤独的,更要能回避尘世的种种诱惑与干扰,全身心投入。”陈文斌说。他用刻刀为自己打造一个清宁的世界,与美石结下深厚的情缘。


    艺术家都是孤独的,这种孤独其实也是一种无私奉献。当他刀下的一件件作品给爱石之人带去愉悦和欢喜时,他的孤独世界亮起了一盏盏灯,让他感恩自己能有幸得此手艺,能在石头的世界里与许多认识的、不认识的人交流。



巫山神女  旗降石


    今生幸得此娱心


    陈文斌生性喜静,喜欢独立思考。如此性格,与他的童年生活有关。


    他生于山清水秀的竹子之乡——建瓯,父亲在他两岁时去世。单亲家庭长大的孩子,总给人一种孤僻的感觉。身为小学教员的母亲,靠着微薄的工资,独自坚强地将姐弟四人抚养长大。日子虽过得清贫,排行老幺的文斌却深得母亲与哥哥、姐姐的照顾,在“读书难”的年代幸运地读到高中毕业。


    可是,母爱再伟大,家庭再温暖,文斌心中那缺失的父爱,却依然无可弥补。很长一段时间,小小年纪的他躲在自己的小宇宙里不肯走出来,天真快乐离他很远,内向、敏感、自卑,充斥着他的世界。


    在那段略带灰色的时光中,伴随着陈文斌成长的,是他对手工艺莫名的喜爱。每次见到街上手艺人变戏法般地将不同颜色的面团捏成一个个栩栩如生的形象时,他就会站在旁边,入神地看着,常常一看就是一下午。对别人而言,或许只是几个小时,对陈文斌来说,那也许是一段人生——他所向往的艺术人生,无需多言,手艺说话。


    与生俱来的艺术悟性,给陈文斌带来无限的乐趣。他也学着自己动手,用泥巴、蜡烛捏成小狗、小猴子等动物形象,虽然造型稍显笨拙,过程却充满童趣。这还不过瘾,他又用黄泥巴做模子,将拣拾来的牙膏皮熔化后注入其中,浇铸成小飞机、小坦克、宝塔、楼阁……还将青砖、瓦片打磨雕刻成人物脸谱和小石磨等玩具。一双天生的巧手,惹来小伙伴们无数羡慕与赞叹的目光。


    说起来,陈文斌十分感谢母亲的宽容。他爱玩泥巴,爱雕雕刻刻,母亲从未过多干涉,似乎理解这是内向的儿子与世界沟通的方式,只是见他偶尔有些急躁,不够认真时,才轻声说了句:“人不能走太快,能做多少,就做多少。”这句话,令陈文斌至今受用。放慢脚步,用心体会每件事,才能不留遗憾。雕刻,恰恰需要这样的心境。


    母亲身上的优秀品质影响着文斌,他也渐渐地从那些小玩意儿中找到自信。 



    ……


  (详情请见《寿山石》杂志44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