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与大师面对面 > 陈益晶:梦想照进现实

    陈益晶,1957年生,福建福州人。幼随舅父林炳生学艺,后又拜岳父中国工艺美术大师林发述为师。1997年毕业于福州大学现代经济管理专业。擅长寿山石人物、山水圆雕和浮雕。作品题材广泛,构思巧妙,善用天然俏色,融诗情画意于一体,又注重人物神情和姿态的刻画,形神兼备,新意迭出。


    代表作有《天机不可泄漏》、《福临门》和《普天同庆》等。作品《三乾坤》获第四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精品博览会金奖,《普天同庆》获第五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精品博览会金奖,《兰亭诗会》获中国手工艺精品博览会“华茂杯”金奖。出版个人作品集《陈益晶雕刻艺术》。


    现为中国工艺美术学会石雕艺术专业委员会常务理事、福建省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项目寿山石雕代表性传承人、福建省寿山石文化艺术研究会副会长、福州市晋安区政协委员、高级工艺美术师、福建省工艺美术大师。


    2012年,获“中国工艺美术大师”荣誉称号。


陈益晶:梦想照进现实


  吴明菊      李昂


    和其他许多寿山石雕刻家相比,陈益晶的艺术道路似乎特别平顺。


    从小跟随舅父林炳生学习寿山石雕刻,十多岁就凭着过硬的雕刻技术当上福清工艺美术厂的石雕师傅;从厂里出来后,顶替退休的父亲,被安排进入国营企业工作,闲暇之余刀耕不辍;后来停薪留职,专心从事雕刻,一件件作品和一个个奖项显现着他的技艺,让他从无人知晓的青年,到福建省工艺美术大师,乃至获得工艺美术界最高荣誉称号——中国工艺美术大师,顺利跻身大师之列;在适婚年龄,又因舅父与林发述家毗邻,由舅母牵线,近水楼台成为林家女婿。


    如此顺风顺水在外人看来,简直到了波澜不惊的程度。而实际上,在这背后却是陈益晶漫长的付出与努力。


    多年梦想照现实


    “梦想”这个词,从我们懂事起,就常常被问及。梦想是五颜六色,充满未知感的,在实现的过程中,有人天马行空,梦想终究成了遥不可及的梦;有人脚踏实地,梦想最终变成现实。陈益晶属于后者。这辈子,他最大的梦想就是雕好寿山石,为寿山石行业的发展尽一份绵薄之力。


    “梦想不是空想,只要坚持,成功便会如约而至。”


    四十多年来,陈益晶在寿山石雕创作上努力探求自己的风格。他的作品题材广泛,尤其擅长人物刻画,承古法而有新意,能巧用石材的自然形状、丰富纹理和多彩石色表现作品的主题,融诗情画意于一体,在追求精美的同时,又注重作品的内涵,寓意深远悠长。他的善伯洞石《东山弈棋》,因构思巧妙,造型独特,博得著名金石书画家潘主兰先生的赞赏,并欣然题词:“因材施艺,巧用自然”。


    在陈益晶家中,还有一副潘主兰题赠的雄健洒脱的对联:不发狂言宜吉利,多行好事自祯祥。这幅墨宝,正是陈益晶为人的真实概括,也是他雕刻之路上的警示名言。


    谦逊平和、低调内敛的他,在寿山石雕刻世界里心无旁骛,洒脱淡然,终于攀上工艺美术界巅峰。



    技艺精妙出林氏


    普通家庭出生的陈益晶,因为舅父林炳生的缘故,早早的便在寿山石世界里悠游。


    起初是出于好奇,时常放学后到舅父家在旁看他创作。那么一块块奇形怪状的石头,经由刻刀一雕一凿就能形成美轮美奂的作品,这份像魔术般神奇的工作对于充满求知欲的小孩子而言,无疑充满了吸引力。


    母亲见他对寿山石十分痴迷,随口说道:“要不你就拜舅父为师学雕寿山石吧。”说者无心,听者有意,这个想法开始在小益晶心中荡漾。


    1966年,“文革”爆发,正上小学三年级的陈益晶停学在家,他便利用这个机会正式拜舅父为师。不久学校复课,陈益晶继续上学,得空就跑去林炳生家继续学雕刻。后来,征得母亲同意,益晶决定干脆住在舅父家,白天上学,晚上学刻寿山石,学业、雕艺两不误。


    可是在那个动荡的年代,学校也没办法按常规开学,上课时间时断时续。如此反复几次,陈益晶索性辞了学,跟在林炳生身边,专心学艺。


    舅父为人不善言辞,雕工却十分了得,在当时已极负盛名。舅父的父亲林友竹亦是寿山石雕东门流派的杰出传人,擅长圆雕人物、花卉。虽然在陈益晶出生时林友竹早已去世,但他从小曾多次听家人提及这位前辈。林炳生自幼传承父亲技艺,运刀敏捷、造型准确,刻画人物神态兼备,精妙绝伦。又因其下刀深且快,而被称作“快刀手”。


    在鼓山后屿深厚的寿山石雕艺术氛围的熏陶下,以及舅父的细心指导,年纪虽小,悟性却高于同龄人的陈益晶,开始崭露头角。



    年轻的石雕师傅


    1971年,由林炳生牵头,在福清高山开办工艺美术厂,同时带去一批技艺精湛的石雕艺人,给前来当学徒的本地学艺者当师傅。


    陈益晶蠢蠢欲动:怎么说自己在舅父身边也学了这么些年雕刻技术,该懂的我都懂,应该可以当师傅了吧?


    舅父不表态,只丢给他一句话:“你还是再磨炼个几年吧。”当时陈益晶颇为不服:我都学了五六年了!不过,气归气,创作起来他还是极为认真,也难为了一个才13岁的小孩能够沉得下心,成日埋首石堆中编织自己的梦想,执著而坚定。


    磨炼了3年后,舅父终于同意让益晶去厂里帮忙。陈益晶是厂里年纪最小的师傅,学徒们也大都年长于他,再加上个子长得小,舅父起先担心他能否胜任。没想到他倒是争气,三两下就凭着自己过硬的技术征服了大家。


    厂里安排给他的三位学徒,个子都很高,他们称呼陈益晶“小师傅”。别看这小师傅人小,本领可不少,不仅带领大家按时完成产值,还时常在传艺过程中给他们带来惊喜,徒弟们都特别崇拜他。


    在工艺美术厂的七八年时间里,陈益晶始终如一。“那时候很单纯,整天只想着怎么带好徒弟,怎么雕好寿山石。”多年来持续不懈的石雕生活对他而言并不单调,那一件件成型的作品里有一个个不同的世界,或绚烂,或神秘,不一而足。



    心无旁骛寻梦中


    从福清工艺术美术厂回到福州,已是1981年。父亲原是小学教师,此时已到退休的年纪。在那个年代,父母退下的公职,可由子女替换上岗。当时,陈益晶的兄长已上大学,便由他来顶替父亲去上班。由于陈益晶学历不够,无法到父亲就职的小学当教师,恰好此时供销社里有个名额,他便被安排前去当柜员。


    在改革开放的大背景下,国营企业大有发展。能够捧得铁饭碗,谁都喜欢。“在那个年代,你要是没有正式的工作,连老婆都不一定讨得到。”话虽如此,可是令陈益晶苦恼的是,因为要上班,他的创作时间变少了。


    好在供销社的值班时间是一个下午加一个上午的轮班制,这样,陈益晶每天都能有一半的时间拿起雕刀。“我的业余时间,基本都是在创作,或是在积累创作元素。只要一有空,我就很开心。”


    即使时刻醉心于寿山石雕刻,他在工作上也丝毫没有懈怠,尽职尽责的表现深得领导赞许。随后,陈益晶被调入供销社下属的蛋糕厂当副厂长,肩上责任重了,事务更加繁忙。每天一早,他就到厂里处理公务,安排交代好所有事,争取空出下午的时间继续圆他的石雕梦。


    辗转于厂里、家里的日子持续了一段时间,时间久了,怕耽误了厂里的工作,又怕阻碍艺术道路的发展,他忽然有个想法:停薪留职。旁人不解他为何放弃这份好工作,他却笑着松了口气:终于有了完整的雕刻时间。


    期间,福州雕刻工艺品总厂向陈益晶抛出橄榄枝。他提出唯一一个要求:必须有自由的创作空间。厂领导爱才惜才,答应了下来。陈益晶成了厂里为数不多的自由人。


    行业有起有落,他依旧专于一心,有目标,无杂念。


    与岳父切磋石艺


        ……


    (详情请见《寿山石》杂志4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