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交流 > 海上升明月,天涯共此石 ──两岸寿山石文化之交融(三)

天地钟灵,四季流转,无处不美。秉天地之生,物质聚合,有寿石瑰丽,冰凝娇艳,是天然奇美;人有一颗爱石藏石的心,是美;谈石论艺乃至于人间有情,更是绝美。一切缘美而起,因美而生,正是寿山石收藏与寿山石文化交流的起始点。


 


海上升明月,天涯共此石


──两岸寿山石文化之交融(三)


蔡宗卫(台湾)


 



两岸寿山石交流从石情、人情与石雕工艺的互动,已然迈入新的对话格局。而两岸寿山石雕文化的未来展望,就在寿山石内涵的深化、文化的格局化、人文的学养化等现在进行式中提升体现,唯有扩大寿山石文化内涵,才能在下一步继续将寿山石往横向推广,也唯有不断增加寿山石的文化深度,才能将寿山石工艺推向与绘画、书法篆刻、戏曲、陶瓷、文学等并驾齐驱的高度。这就是从各层面的寿山石文化交融中,共同建立标志寿山石文化内涵的“石品”。


喝酒有“酒品”的好坏,就连打牌都有“牌品”的高低,赏玩寿山石我认为其中也有“石品”。以文化的涵养与观点品石,自然能玩出寿山石不同的文化深度。“石品”是一种涵养,一种价值判断的能力,甚至是一种格调,与“品石”一样有着眼力的高低,而石人“石品”的高低,决定了今后寿山石文化的深度与前途。


虽说一件文物或作品尽管必有其客观艺术性,而价值往往取决于文化内涵,文化内涵则是人文活动与创造所累积的历史时间。文化不仅是“综合国力的重要构成与要素”,且“文化力以精神动力、智力、精神生产力、文化事业与产业四种方式构成实体国力”,因此文化是一种力量,可以间接与直接地产生无形与有形的价值(人生与经济的价值)。


这个观念,最早由方宗珪先生提出。早在1987年于新加坡所举办的寿山石学术讲座上,方宗珪就已经提到:“固然寿山石是石农开采的、雕品是艺人创作的。然而,若没有文人的参与,就不会有文化意义上的寿山石。文人最大的贡献,就是发现了寿山石的灵性,把自然物质与社会意识有机地结合起来,从而产生丰富的内涵与广阔的外延。”



这个为文化奋斗的理念至今从未终止。1990年,方宗珪在香港与程立夫教授会谈时,明确提出“寿山石文化”这一新概念的构想,中国艺术史上以“寿山石文化”为观点的学术与实践就此展开。回顾这段历史,不禁令人赞佩方宗珪先生早在当时就有如此的见地与学养,直到今日,仍旧让关心寿山石文化的有志之士为之动容并大力鼓舞。


读到这段历史,笔者更加坚信以“文化”观点作为寿山石发展的前途与美景。在2012年寿山石热潮达到历史新高之时,清华大学艺术科系出身并任职中国嘉德拍卖公司国石部门的陈琳琳也向笔者提出,寿山石“应以文化为观点发展市场,不应局限在区域性与商业性”。此时,方宗珪对于寿山石的努力与理论已经获得了拍卖市场业界的证实与重申。


1992年,由方宗珪先生负责筹办的“榕台寿山石与篆刻艺术研讨会”,开创了以“文化”为观点推动两岸寿山石交融的历史起点。


改革开放后,两岸民间往来一片荣景,两岸寿山石交流也开启了前所未有的高潮,时任台湾“八闽美术会”会长的俞兆年先生,以《寿山石志》为媒,专程拜访仰慕已久的方宗珪先生。两人相见恨晚,彻夜促膝长谈,深感闽台文化脐带之深,应以正在兴起的寿山石热潮为契机,加强两岸的往来与交流,为寿山石与印石文化共创更美好的未来。这一两岸文化人、爱石人的愿望终于在1992年实现。


……


(详情请见《寿山石》杂志42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