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精彩导读 > 樟林,卧虎藏龙之地

 樟林,卧虎藏龙之地


 王晓彬  图 陈承呈


    樟林,鼓山脚下一处宁静的小村庄,村舍错落有致,绿树花草环绕,村民淳朴善良,大都以耕作为生,日出而作,日落而息。这个原本只有几百户人家的乡村,如今却涌进上万的外乡人,人们不禁会好奇,是什么吸引他们来到这个陌生偏僻的地方安家立业?它又是如何从一个不知名的乡村,发展成众人皆知的石雕之乡?


    土生土长的樟林人,或是了解樟林、认识樟林的人,只要一提起樟林,便会脱口而出:寿山石雕。是的,正是这样一门传承千年的石雕技艺推动这里的发展。若要问起是谁将石雕引进来,让原本拿着锄头干活的农民改行从事石雕,估计没几个人能回答得上来。


    不同年代背景下总会出现一些特殊的人才,他们或出生高贵,或出生贫寒,不受物质表象的拘束,却有着独特的眼光和见解,能够走在时代的前沿,以独有的方式抒写传奇。樟林的发展也离不开这样一批人,要了解他们,得先从寿山石雕“东门”流派的创立说起。


    清朝康熙年间,大量的寿山石雕进入皇宫,供帝王赏玩,成为宫廷艺术的一个重要部分,其收藏和雕制进入全盛时期。因此涌现出杨璇、周彬等多位名师巨匠,他们以高超的技艺享誉艺坛,开创寿山石雕艺术新里程。他们的作品许多被选作“贡品”供奉内廷,名噪一时,被奉为典范。


    同治、光绪年间(18621908年),潘玉茂、林谦培二人承杨、周优良技法,不断创新,自立体系,开创出近代寿山石雕的“西门派”与“东门派”两大艺术派系,被后人尊为“开山鼻祖”。



高高的马鞍墙,承载着艺人们的石雕梦想


    郑仁蛟: 寿山石雕行业里的一面旗帜


    出生在后屿的林元珠,幼时受父亲影响,对石雕产生深厚的兴趣。由于林父的技艺没有师傅相授,全凭临摹和自学,难以满足元珠强烈的求知欲。为了在石雕行业闯出自己的一片天,他必须在技艺上下大功夫,于是只身前往福州府城拜雕刻名师林谦培为师。练就一身本领后,他返回家乡收徒传艺,带领堂弟元水、元海,子友琛、侄友竹等发展寿山石雕队伍。在短短十几年的时间里,培养出以林氏家族为主体,以后屿乡为中心的庞大寿山石雕从业队伍。


    后屿乡农田稀少,所以石雕艺人们大多是乡间的农民,雕刻寿山石成了这里的主要副业,他们依靠父传子、师带徒等形式传承技艺。


    鸦片战争后,马尾港成了东南沿海大宗出口货品的集散地,对外贸易十分活跃,不仅有茶叶、陶瓷等大宗商品外销,还有龙眼木雕、寿山石雕等传统手工艺品也通过马尾港销往世界各国。在这样的历史背景下,传统的寿山石雕行业也产生了新的变化,除刻制印章和文房珍玩外,还大量雕刻各种人物、动物和花鸟等圆雕,产品大部分通过古董商出口远销东南亚、日本及欧美各国。有些造型受木、牙雕刻工艺影响,大批量复制,并经仿旧处理后充作“古董”。随着海外市场需求量的不断增长,从业队伍也迅速扩大。


    后屿石雕发展得如火如荼,引得邻乡人好奇,究竟是门怎样的技艺,能让一块不起眼的石头进入商贾手中,换得超乎石头本身价值数倍乃至十数倍的银两?相邻的秀岭、樟林、蕉坑乡的农民们,平日里拿着锄头辛辛苦苦干活,要解决温饱不是件易事,他们也想着去分石雕的一杯羹,大家蠢蠢欲动。可惜那时手艺是养家糊口的饭碗,只在父子、兄弟或是同姓家族中传承,不轻易外传他人。于是他们只能拿着工具自己捣鼓着,机灵的年轻人去后屿乡逛着,偶尔偷瞄几眼,回去琢磨着刻。在学艺不易的年代,有一位来自秀岭的青年人郑仁蛟却有幸拜得林元珠门下,成了第一位异姓门人。



林氏祖宅


    谁都知道要想去后屿拜师学艺不容易,更何况拜的是石雕高手林元珠。初生牛犊不怕虎,血气方刚的郑仁蛟并不为眼前的困难所退缩,他认为不去尝试怎会知道结果如何,只有勇敢地迈出那一步,才有可能发生奇迹。于是,他整理好包袱,一副自信的神态,朝着林家方向走去,仿佛胜利的曙光就在前方。


    林元珠认真打量着眼前这个精神十足的小伙子,明知不可为而为之,更佩服他的胆识。经过交谈一番后,林元珠断定这位年轻人将必定来大有前途。他待人真诚,机灵踏实,是块肯吃苦的料,于是决定给他机会,收他为徒。


    郑仁蛟是幸运的,终于拜得林元珠门下。林元珠收了一位异姓门徒的消息在后屿口口相传,众人皆知,也招来了种种流言。面对所有的是是非非,他一笑置之,不予理会,心想自己当初去府城拜师时,如果师傅也像他们那样想的话,我又岂能学得一身手艺。再者,石雕想要发展兴旺,也不能单靠林氏一族,要带动乡邻乡亲共同发达致富。林元珠宽广博大的胸怀渐渐让流言平息,他只想让更多的人学得石雕技艺。


    林元珠告诉仁蛟,不要去理会别人说什么,把技艺学到手才是真本事。仁蛟牢记师傅的教诲,誓当发奋图强地学习。由于初入师门,郑仁蛟只能干些杂活,不可能马上操刀学刻,否则师傅又会落个偏袒私心的闲话。他每天打扫庭院时,经过师傅或是师兄弟身旁故意放慢节奏,偷窥几眼,铭记于心,趁空闲或是夜深人静时,拿着废料自己琢磨着雕。师傅将一切都看在眼里,渐渐地减少他做杂务的时间,开始教他一些基本功。由于他天资聪慧,稍一指点就能领会,加上勤学苦练,三年的时间里,终学成一门好手艺。


    艺成之后,凭借郑仁蛟的手艺,完全可以自立门户承接业务,但这样一来他就会成为林氏的竞争对手。一来他不想让师傅为难,二来他认为“山外有山,人外有人”,不应满足现有的本领,应该出去闯荡。于是他四处游历,寻师访友,去惠安学习青石雕刻,去德化学瓷塑,还到闽北山区为寺院神庙塑菩萨,融合多个门类的技术,同时还钻研“龙眼木雕”。


    在福州,经营寿山石印章及石雕的商店主要开设于总督后,民国初年改名为“省府路”。在这条二三百米长的横街,街道整洁宽阔,花木葱郁,寿山石铺鳞次栉比,多达二十余家。或前店后坊,或雇工雕刻,或自产自销,形式多样。不少店主不但精于经营,并且擅长雕艺,有的还是经验丰富的鉴赏家。不但高官富贾是这里的常客,还招揽四方寿山石爱好者前来观赏选购。


    见多识广的郑仁蛟决定到福州总督后大显身手。由于他不落窠臼,大胆汲取闽中木雕、牙雕乃至泥塑、陶瓷等姐妹雕刻艺术养分,丰富寿山石雕技法。他擅长圆雕人物,作品以构思新颖,巧取俏色而著称,他的雕艺赢得了同道的称赞,作品备受出口商欢迎,在行业里渐渐打出自己的一面旗帜。


    20世纪20年代,郑仁蛟在城内安泰桥旁开设“碧寿岩”寿山石雕店,收徒传艺,门人有黄恒颂、黄信开和王乃杰等。由于他在行业里最负盛名,技法多变,作品题材多样,了解商家的喜好,而且为人豪爽正直,乐于助人,很多刚出师的青年艺人纷纷登门求教,在他门下补艺。在当时“东门派”的成员中,除了林氏家族外,郑仁蛟门下的弟子也占了半壁江山。



寿星  郑仁蛟 作


    黄恒颂: 樟林石雕业的领军人


    樟林的寿山石雕能够发展到今天,最大的功臣莫过于出生在北峰的黄恒颂。他自幼为了生计随母亲投奔樟林的亲戚家,虽不是樟林本地人,却为樟林做出了功不可没的贡献,可称得上樟林石雕业的领军人。


    黄恒颂年少时见到邻里的年青人平日里会拿些石料琢磨着刻,但毕竟没有师傅的指点,难成气侯。随着他渐渐长大,黄母考虑让他学门技艺傍身,首要选择的当然是石雕,于是将他送到总督后“碧琳章”图章店,拜老板郑家俊为师。 图章店是开门做生意的,南来北往的客人很多,黄恒颂趁此机会见识到很多技艺精湛的石雕作品。他头脑灵活,做事认真,是个心细之人,将自己的所见、所闻记在心里,夜深人静时,认真研究着这门精深的技艺。五年的光景,他圆满出师了,开始在省府路的几家图章店里接活。


    ……


    (详情请见《寿山石》杂志5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