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玩家天地 > 只缘身在此山中

编者的话:寿山飞鸿,汇集来自四面八方的声音,或肯定、或质疑、或鼓励、或期待,都是读者对杂志的爱护,也是我们办刊的动力源泉。我们将不定期刊载读者发来的信件,以此感谢各位对杂志的关心与支持。


 


只缘身在此山中


刘汉文(厦门)


    我一直就有收藏的爱好,以前主要集邮和收藏紫砂壶,真正与寿山石结缘却是在2005年。


    那年,有位北方藏友来访,应他要求,我带他到厦门古玩书画市场购买书画和茶壶。在故宫路的一家画廊,他和店主砍价过程中,出于礼貌上的回避,我漫步店中端详其它商品。忽然,一枚石章映入眼帘,石色略显青黄,石质剔透,更奇的是石中透着一些黄黄的渣子,极像闽南花生糕。便问店家此物多少银子?回复是寿山石种善伯,售价不菲。昔时我对石头并不了解,因此未购,且笑回之:“既名‘善伯’,就应敦厚公道,老板伯此价可谓不善。”


    当日回家,却甚念此石,既感到神秘美丽,又觉得好奇喜爱,次日便至店中欲购,被告之已售出,惋惜不已,与友人聊天时也就不自觉地提起这方石头。令我意外的是,友人在离厦之时,送我一锦盒,小心开启后,竟就是那枚善伯。我久久地摩挲着这块石头,为这份友情深深感动。


    此后,我便爱上了寿山石及相关艺术。同年冬天,我去杭州游玩,便带着善伯石到西泠印社篆刻。在递给印社师傅奏刀时,却突然发现石上有裂,而我先前明明是细细包装保护好的,因此百思不解。直到后来,才明白是因为那年冬天浙江太冷之故。


    我是如何明白这些知识的呢?皆得益于《寿山石》杂志!


    2006年春,无意间经一书报亭,偶遇创刊号。草草翻阅之下,觉得画面精美,内容丰富、生动,有说服力,此后便每期必买,字斟句酌,慢慢品味、阅览、学习、记录,俨然成了我的良师益友,引领我进入寿山石鉴赏、收藏的理论殿堂。我专门复印了第三期的石材分类,并把一些石种照片用手机拍下储存,随身携带以备查核对,还常赶往福州,根据杂志的介绍,天不亮就跑到藏天园和特艺城,学习参照杂志的内容,边看石边讲价,不断地提升自己。


    由于杂志的专业性,她理所当然地成为我的指导老师,指导着我的收藏。


    有次,在厦门白鹭洲古玩城见到一枚黄色石头,细腻的肌理中布有丝纹,利用巧色雕出掩映在山间林木中的一座古庙,雕工精美,让人浮想联翩,爱不释手。回家后竟夜不成寐。适逢那周去长泰漂流休闲,在溪水转弯的急驰中突然瞥见岸上有颜色意境相似的一座古庙,我想这大概是冥冥中的缘分。回到厦门后,马上找出杂志进行比对,确定石种是杜陵(都成坑石),当即直奔商店,经一番沟通,以较合适的价格收入囊中。至今她仍是我最珍贵的收藏之一,去年北京一位朋友要以当初十多倍之价求让,我咬牙没有割爱。


    之后由于工作繁忙,又不方便购买《寿山石》杂志,因此漏买了很多期,一次偶然的机会,在一个寿山石交流QQ群中认识了杂志社工作人员,在交往过程中也能感觉到这位工作人员的专业和为顾客着想的人本精神,于是我向杂志社一次性购买了近四年的全部杂志。收到之后,颇有老友重逢之感,便迫不及待地翻看起来。也因为所购买的杂志数量颇多,遂获赠《方宗珪图传》一本,让人如沐春风般感动。


    我一直认为,从七年前开始购买《寿山石》杂志,是我最明智的选择。我通过她获得知识和眼力,义无反顾地投入到寿山石收藏队伍之中。在几年时间里,通过杂志的指导,结合实际不断学习,买到了精美的石头,认识了著名的收藏家,避免了收藏的盲目性、冲动性和无知性,我也俨然成了位小专家。这本杂志之于我,达到了指导收藏、广交朋友、提升到内行的目标,我的鉴赏水平也提高了不少,并加入了中国收藏家协会。


    寿山石学问可谓艺无止境,我在其中感悟人生的丰富和精神的陶冶。“只缘身在此山中”,此山即是寿山石这个收藏领域,我祝愿天下藏友都珍惜这个美丽的缘份,沉浸在寿山石文化的深沉大爱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