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与大师面对面 > 心灵深处的喜乐世界

 


心灵深处的喜乐世界


       文  徐多 本刊编辑部


    正值新年纳福之际,由福州市寿山石行业协会和福州雕刻工艺品总厂主办的“福建省工艺美术大师郑幼林、郑则评雕刻艺术展”在福州三坊七巷隆重开幕。省市有关机构领导、社会名流和各界代表数百人齐聚一堂,共襄盛举。

    开幕的早上,天降细雨,三坊七巷有几许清幽,可福州雕刻艺术馆内却人头攒动。道贺声、赞许声、快门声此起彼伏,不绝于耳。

    寿山石雕刻艺术是中国具有代表性的传统艺术,它是在中华博大精深的雕塑艺术和传统文化等基础上发展起来的, 如今已经有一千五百多年的悠久历史,因料取材,因材施艺 ,可谓“一石一世界”。

    本次寿山石雕艺术展集寿山石雕艺、寿山石天然纹理之美为一体,展示了郑幼林极具代表性的作品,集结了他数年来的创作珍品。他把国学经典与寿山石雕刻艺术相结合。以弘扬国学精髓为理念,以欢喜和谐为格调,完美地诠释了“日日是好日”的佛法。展出的47件石雕作品,凝聚了郑幼林在不同时期里的创作风格,多方位体现出中国传统文化艺术的魅力。

    展出的寿山石印章,汇聚大师倾情力作。众多珍贵的寿山石经典印章以及田黄、荔枝洞、芙蓉晶、都成坑、善伯洞等稀世印材和钮饰作品一一亮相。观众在欣赏当代不同艺术风格和感受寿山灵石之美的同时,还能以独特的方式重温中国文化经典。




   


竹报平安  松坪岭石  1996年 作


    精湛的雕刻技艺,让人们惊叹不已。一件田黄石作品《竹报平安》,聚集了不少人的目光。郑幼林施以薄意技法,利用淡黄的石皮对竹叶、枝条进行勾勒,整件作品依型就势雕就竹节。在竹子掩映之下,几个快活的小童子嬉闹着,手中持着炮竹,憨态可掬,顽皮可爱。在郑幼林的作品中,人物题材所占比重很大,每个人物的雕刻都是笑意浓郁,豁达开朗的摸样。殊不知,郑幼林也爱竹。在他的画作中,石雕作品中,竹是常见之物。他喜欢它四季常青、顽强生长,充满生机和活力。竹子具有“宁折不弯”的豪气和“中通外直”的度量,它性质朴而淳厚,品清奇而典雅,形文静而怡然,所谓“末出土时已有节,待到凌云更虚心。”这种气质,让他为之着迷。“君子当如竹”,这是古人美好的愿景,也是幼林的人生信仰。


     别小看了这枚只有91克的石雕作品,它的背后有段耐人寻味的故事。2001年,郑幼林听说一位老人手中有枚田黄石,便前去拜访,不想“一见钟情”。原石近100克,圆润可人。幼林觉得用来雕刻竹子最好不过,虽有裂格,但能以竹节和竹叶来掩饰。几番周折,直到老人家看到他的创作手稿,看到了他的一片诚心,才将此石以六万元割爱于他。美石来之不易,他没有立即下刀。经过细心的琢磨和调整,当年10月,他恰好得知“第二届工艺美术大师博览会”即将开展的消息。他夜以继日、争分夺秒,费了十多天时间完工并带着它去上海参展。这枚《竹报平安》以生动的意境和寓意为他摘取“第二届工艺美术大师博览会”银奖。2002年,它以18万元在香港成交。2007年,它以45万元拍卖价重回大陆,加上佣金近50万元。此后仅半个月,一位爱不释手的朋友又加价至58万元将它收入囊中。如今,有人出价300万元,藏家仍不肯相让。看来,人见人爱的艺术品都是无法估价的,不可复制的孤品。

    作品呈现了大师的独特艺术形态,既有古意而又见新趣,不少已成为寿山石收藏家的囊中之物。参观者在鉴赏之余,可以谈石论艺、聆听古乐,可以与大师面对面交流,充分领略中国传统文化的独特魅力。快乐和愉悦不仅是郑幼林要表达的重要主题,同时也是他艺术创作的灵感源泉,他要传递给收藏家和观众的就是自己对于人生的乐观精神。藏家能够从中感受到他的快乐,便是成功的创作。




    


    郑幼林说,展览将他的作品呈现在一个空间里,每个人对每件作品都有不同程度的理解,不论观众如何评价,都是件让他欢喜的事。一个艺术家不断地创作,以作品面对观众。展览成为了不同角色共同面对,但理解各异的一件事物。譬如,郑幼林十几年前以松柏岭石创作的一件《竹报平安》,古朴可爱,令人喜上眉梢。四下无人时,幼林常对着它沉思,总觉得十几年前的技法不如现在的老到,想好好改进一番。听到这个消息,一个资深的老学者为此与他促膝长谈。老学者告诉他,一件好的作品,技巧固然重要,但能否传达出一种强大的感染力才是关键所在。那件作品代表了他在那个特定的时期里的一种状态、一种心境、一种精神,透着一股纯然的喜悦,显得弥足珍贵。老者说得在理,郑幼林不再犹豫,愉快地接受了他的建议。

    育人为乐。作为艺术家,爱心是创作的源泉。平日里,幼林喜欢背着相机去寻找灵感,发掘生活中真善美的一面,将它们记录下来,揉入作品之中。为了更好地弘扬寿山石文化,他把更多的时间和精力,花在广纳贤才、多收弟子上。对艺术传播的责任,使幼林成为一名声名鹊起的艺术家。没准儿在他的学生里,会发现几个在未来里成功的艺术家。丰硕的艺术成果,不仅没有让他有半点自足和片刻的懈怠,却激励其更加勤奋地去攀登艺术颠峰。在艺术的道路上,他习古创新,求索为乐,持之以恒,乐此不疲。……


(详情请见《寿山石》杂志4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