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交流 > 钱高潮•丹心一片在国石

 


钱高潮·丹心一片在国石

徐多  临安市昌化鸡血石博物馆提供

 

    从工匠到政府评定的“大师”,他是鸡血石雕艺术领军人物,授徒逾百,为昌化鸡血石雕薪火相传不遗余力。他谦逊内敛,广采博纳,技艺精湛,精品迭出,《钱王功绩图》、《桃园结义》、《万世师表》、《紫气东来》、《菩提道影》等数十件作品屡获国家级博览会特等奖、金奖。其采用寿山石、昌化石、青田石、巴林石四大名石薄意雕刻了350位华夏历代帝王,被国学大师文怀沙赞誉:虽未必绝后,但一定空前。他用自己的人品和才情演绎和提升了鸡血石的品质,而鸡血石也赋予了他不一样的美石人生。他不是学者,却成就了昌化石文化的集大成者,曾编撰出版了10余部专著。他不仅只是个大师,还是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鸡血石雕)传承人。

 

 

    从补天神话中中东,从美学目光中发掘。亿万年的沉默,成就了石的一次质变。钱高潮用人品和才情演绎和提升了鸡血石的品质,而鸡血石也赋予了他不一样的美石人生。

    出产于临安玉岩山的昌化鸡血石,是中国四大名石之一,它不是玉,却贵于玉;不是金刚石,但可与其媲美。鸡血石经雕刻家神来之刀,更赋予其高贵的身价,以其灵性、智慧和摄人心魄的魅力,为名人雅士、商贾富豪、达官贵人、帝王将相珍爱和收藏。

    昌化鸡血石的开采和雕刻始于战国,至今已有2300多年,昌化鸡血石工艺品在古代被朝廷列为贡品。清康熙、乾隆、咸丰、同治诸帝和慈禧太后都选择昌化鸡血石为帝皇玉玺。

    毛泽东主席珍藏两方大号昌化鸡血石印章,周恩来总理在1972年中日建交时,选用昌化鸡血石大红袍方章一对,作为国礼赠送给日本首相田中,1986年美国总统里根访华,中国领导人选用昌化鸡血石方章作为国礼赠送;现代文化名流郭沫若、赵之谦、邓石如、吴昌硕、齐白石、潘天寿、徐悲鸿、叶浅予、沙孟海等都曾与昌化鸡血石有着不解之缘。

    作为中国特有的珍贵宝石,昌化鸡血石一向被尊为“国宝”,与之相应的,昌化鸡血石雕刻艺术亦被视为“国粹”。昌化鸡血石雕是我国独特的石雕艺术流派,并形成了独树一帜的鸡血石雕文化。


母爱 浙江昌化红花石 钱高潮 作

    缘定鸡血石

    一张敦厚淳朴的脸,一双布满老茧的手,无数刻刀留下的累累伤痕,身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项目传承人的钱高潮,依然是一副地道山民的模样。

    钱高潮是土生土长的昌北人,出产鸡血石的玉岩山就耸立在他家后面。从一个山民到雕刻大师,钱高潮走过了30个春秋。这30多年,不仅成就了一个钱高潮,更可喜可贺的是,身居深山的鸡血石荣升为国石候选石、“石后”,以至上了邮票,成为“国家名片”。其巧夺天工、美轮美奂及名贵愈来愈被世人赏识、钟爱、甚至拥趸者众。作为将生命完全融入鸡血石雕刻和推广中去的钱高潮,不仅见证了这一珍贵的历史过程,更为之付出了全部的心血。

    钱高潮是家中四兄弟姐妹中唯一读完高中的。山路十八弯的家,距离读书的地方足足有56里。勤奋好学的钱高潮总是啃啃冷玉米饼就着腌菜萝卜,拖一双咧开大嘴的解放鞋,每每天已漆黑一片,他才能回到家,母亲永远守着那盏微弱的松明树根灯在等他。在喝着母亲做的热汤的疲惫间隙,他仍不忘用母亲给老师烧玉米粥换来的粉笔头,在老屋的石墙木门上到处画画划划。

    如果他不是钱高潮,如果他没有后来的名气,那这个故事或许就和那个年代大多数普通孩子一样,泛着冗长而乏味的贫穷气息。然而,仿佛命中注定的,在不远的前方,有一项光荣的使命正等着他。

    1973年,当时的公社千挑百选了10个后生,送到外地拜师学艺。钱高潮由于天资出众,幸运地成为其中一员。这一走,彻底改变了钱高潮一生的命运,钱高潮也从此与昌化鸡血石紧紧地融合在一起,从此再也没有分开。

    钱高潮以忘我的求学欲望一头扎进了雕刻艺术这一无边的海洋。于是,那段在其他人看来枯燥难捱的学艺生涯成了他有滋有味的艺术“大补”期,他跟着名师一刀一刀地“吞”掉那些顽石,再一刀一刀地“吐”出来。泡在石头堆里整整三年,他练就了一手绝活,或刚柔的浮雕、或剔透的镂刻,石的鲜活在刀的歌唱中拥有了生命和永恒。

    20岁那年,学艺有成的他放弃上北京工作的机会,选择回老家办起昌化石雕厂,后来又被省地矿厅特聘去当了五年老师。此间,自认为尚未学到家的钱高潮更加刻苦,为了教学生雕刻动物,他常常大清早跑到动物园去,盯着动物的一蹲一跃琢磨上几个小时,雕技因此突飞猛进。30岁,由于交通闭塞,经费短缺,客户寥寥,钱高潮呕血带徒,操刀养家,举步维艰,但年轻的他目光依然似刻刀般锐利,对梦想与美好简单而纯粹的向往,让他学会了用内心坚定的信仰雕琢绚丽的美石人生。

 

    交辉鸡血石

    说话的时候笑容憨厚淡定,时不时闪出天真顽皮的火花,自信笃定的钱高潮从艺历程已近40年。目睹他的雕刻精品,历数他的雕刻成就,着实令人感佩他的匠心独具,唏嘘他的手上绝技。可以说,鸡血石成就了他,他也成就了鸡血石。他巧妙的艺术构思和独特的雕刻技术使鸡血石因此愈加通灵剔透,熠熠生辉。

    鸡血石呈脉状,正面为片状,侧面呈条带状。为了在创作雕刻时能保存大片的名贵鸡血,钱高潮利用圆雕、巧雕、镂空雕等技法,因色取巧、因材施艺,恰到好处地处理好鸡血石雕的局限性和特殊性,自成一家风格。他说,在他的眼里,每一块鸡血石都有生命的,“如果把一块鸡血石比作一个人,上面的纹路就是它的血脉。拿到一块鸡血原石,先要观察它的色相、形状、色调布局,再来取势造型,特别要学会巧取天然,再通过圆雕、镂雕、浮雕等技法,使艺术品形神兼备,依色取巧,因石配工。”

    这话听起来很轻巧,可真正要在一块宝石上下手,这一刀一琢,又何尝是件易事。钱高潮打了一个精妙的比喻:雕刻好比是做减法,刻一刀就少一分,无可弥补,不比泥塑是加法,可以不断往上添。也就是说,每动一刀,都必须心无旁骛,分毫不差。说起雕刻,钱高潮的脸就一直舒展着,笑容那么深的“刻”在脸上,如痴如醉。他说,一旦上手,就如入无人之境,不到深夜不“下岗”。

    为了潜心创作,他常年累月蜗居矿山,一天不摸雕刻刀,心里不蹋实。他说,他生命的全部内容就是雕刻。

    钱高潮创作的作品不下千件,尤其近年来,精品迭出,构思绝妙,或是典故历史人物,或是端庄祥和的观世音、笑口常开的弥勒佛;或虎啸雄岩,或枝头蝉鸣,惟妙惟肖,呼之欲出,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屡获殊荣。

    较早的力作《蝉鸣》入选“中国工艺美术名家作品展”并被收藏。你可以想象吗?他居然用石头雕出了薄如绢丝的“蝉翼”,被专家赞誉为“每一根线条都成了形象的语言”;《千古一帝》取材清朝康熙年间的历史故事。他在保存大片鸡血石基础上,进行了多层次高浮雕,正面布局为康熙亲征葛尔丹和收复台湾的壮观景象,背面为智擒鳌拜场面,并构思造型了万里长城气贯东西的恢宏画卷,气势磅礴;《佛光普照》作品正面上部为佛祖释迦牟尼造像,面带微笑,身后的鸡血红似火焰烈烈,佛光道道,映红苍穹,洒向环宇。背部刻画十八罗汉,下部为阿弥陀佛、大势至、观音、文殊、普贤、地藏菩萨,表现了菩萨所具有的慈悲喜舍、济世度人的大无畏精神……

    石能养性,石能怡情,石能解心,但石也能磨心。钱高潮雕件的确风光无限,但雕琢过程则可谓艰苦卓绝、呕心沥血。竭尽30余年心血探索实践,博采众长,授徒逾百,相继被评为高级工艺美术师、中国玉石雕刻大师、浙江省工艺美术大师、中国石雕艺术大师,2012年被浙江省文化厅授予“非遗薪传”浙江石雕技艺传承特别贡献奖。

 

    守护鸡血石

     ……

    (详情请见《寿山石》杂志40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