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探秘寿山石 > 方山寻艾


                                            端午时节,游走方山,只为邂逅“神仙草”。


                                            方 山 寻 艾


                                                       文 徐澜月 方丽娟 应业超 


    和往年一样,离端午还有些时日,母亲便用红纸将菖蒲和艾条扎成束,插于门楔。


    说来也怪,我是个敏感的人,每次忽感身体不适,翻查日历,那天必是个节气。后来,在床头置了一包艾叶香囊,自觉改观不少。夜里闻着独特的芬芳睡去,满心安稳。


    记忆中,艾叶是种神奇的植物,它的香味甜美青涩,浓郁悠长。熏艾烟、洗艾澡和以艾叶制出的佳肴,让人享受到原味的清欢。在感恩自然之余,我第一次萌生了前去乡野看望它们的念头。


                 郁郁葱葱的艾草,表面为绿色,背面密生白绒。

    翌日,五虎山的庄园主盛情邀我们去山庄作客。让我心动的,不是隐在清溪、果树、幽谷和灵壁中的庄园,而是主人手机里实拍的遍野艾翠。天遂人愿。

    周末。约同好一行十人,共游闽中名山。大家满心欢喜,最为开怀的当属方宗珪老师。作为一个老福州的他,儿时坊间“一旗二鼓三高四虎”的民谚,深深根植于记忆里。少年时代,他虽常与三五学友游山玩水,写生作画,却无缘游历五虎山,不免心生遗憾。当下,他历时半个多世纪的夙愿终得实现,喜悦之情可想而知。

    五虎山位处福州闽侯尚干境内,横隔祥谦、南通两镇。其形端方如几,故又名“方山”。五虎从北往南一字排列。一虎又名小虎,山高500多米,地处祥谦镇肖家道村,紧连南通镇文山,福莆驿道从山麓经过;二虎,又叫大虎;三虎,因岩石裸露,曰白面虎;四虎,叫岐尾虎,五灵岩寺、正吉寺和葛藤洞藏于此间;五虎,虎头向南,人称回头虎,它的南面支脉形若斗底,旁有方山峡,旧时是闽县七里乡通往侯官县东厝街的古道。

    从大虎往北开始寻艾之旅。群峰环立,古木参天,土路上长满不知名的植物,风光无限。依崖而建的古刹五灵岩寺又称“虎头寺”,创寺于明弘治年间。四周奇岩如削,星罗棋布,现为尼姑庵,香火甚旺。住持双掌合十,笑颜相迎。她指着寺前耸立的两块奇形相依的巨石道:“ 1983年1月14日夜,风怒云翻,山顶岩崩滚落至寺侧而止步,即成此奇观。”天然造化,令人称奇。寺前东侧大樟树根深叶茂,纵横交织的树根足以供过客小憩。


                                                   城市的喧嚣在小桥、流水和古寺间渐行渐远。

    出山门,便是山之南。阵阵芬香扑面而来,满坡青翠艾草迎风招展。远望,呈灰绿色;近观,羽状叶子背面披一层白色的绒毛。端午时节的艾草,植株中直,叶面白毫,散发着朴素的清香,使人顿时忘却劳累,兴奋无比。捧于鼻前,艾香入鼻,耳清目明。久居都市的我们,只能在端午节从市场买来红纸卷束的几枝老叶,哪里见过这般景致?我掏出备好的小镐,移几株回去种植。方老就在这风轻日暖里,与我们讲述关于艾叶的传奇。

    艾叶别称家蒿,菊科,本为药草,具健祛病之功。每年端午,家家户户都有悬艾插蒲习俗,因其“艾形似虎,蒲状如剑”有“虎背佩利剑”之寓意,可驱魅压邪。

    相传晋永嘉八年,八王作乱,吴郡(今苏州)失陷,太守邓攸带着妻儿及长兄遗子绥景徒步南逃。途中难携两幼,沉思之后,毅然将亲生儿弃于路旁,夫妇忍痛携侄继续前行,不幸遇到追兵,欲杀邓攸全家。邓攸向敌首领诉说南逃种种,亲生儿已不能保, 恳求只杀他夫妻二人,保全侄儿性命,留下亡兄一脉生机。首领石勒被其弃儿保侄之大义所感动,决定让其逃生,唯恐途中又遇不测,便随手摘下路旁艾枝和菖蒲,插 在三人身上,并传下军令:“若遇佩艾蒲者,乃仁义之士,不准滥杀”。

    农历五月初五,邓攸等人逃至福建境内的宁化府,见乱军将城池重重包围,眼看城陷百姓遭殃,将成刀下冤鬼,忙让各家各户都在门上插菖蒲和艾枝。追兵见状,不敢有违军令,只好作罢。不明就里的百姓们,将艾叶视为“神草”。

    之后,这里的幸存者移居闽台各地,为感念邓攸救命之恩,年年端午节悬艾蒲于门户,在榕城更有文人雅士挥毫书写“菖蒲驱鬼迎吉庆,艾叶避邪保平安”之类称作“午时书”的对联。遂成一地风俗,延续至今。

    众人听毕传说,认定五虎山灵壁下的艾草必定更具神功,纷纷顶着烈日在艾草丛中拍照留影,顺手采些新鲜的艾叶带给家人泡艾汤澡。

    沿小道登山,蜿蜒崎岖,大伙相携着向三虎峰进发。据庄主郭氏介绍,山脚村落名琯前,“郭”姓颇多,相传乃河南汾阳郭子仪后裔,于唐代南迁至此。几年前族人筹集巨资在五虎山中素有“白面虎”之称的主峰下开辟数百亩庄园,种植绿色果林,放养生态禽畜,组织攀崖活动,发展休闲旅游,引来游客络绎不绝,遂成闽侯一大景观。

    在茂密的果林中艰难攀爬,枇杷、龙眼、石榴、芒果、南方果木放眼可见。草丛中珍珠鸡、贵妃鸡、黑鸭、野兔,埋头觅食,悠闲自在。适值杨桃初熟,采来解渴,平添了几份能量。

    山间地形颇为复杂,芒草茫茫,芦苇丛生,稍有不慎就有踏进深渊的危险。所幸有当地人引路,我们只是偶尔被路边茂密箭竹擦破了些皮肉,并无大碍。为了安全起见,我们让方老走在队伍的中间,以便照顾。谁料片刻功夫,众人竟被他远远地抛在脑后。望其项背,大家相互调侃:“我等青壮年,居然拖了方老的后腿。”

    行约一个多时辰,终于抵达峰巅岩下。众人昂首观虎头,削岩陡壁高千仞,分不出耳、鼻与嘴、眼。正如千年前朱熹避伪学禁,隐居此地时题《方山》七绝诗所云:“到山不识山面目,但见九鼻盘溪曲。归来几坐小窗下,倚天百尺堆寒玉。”至今石崖犹存其“怡山良石,神仙所居”的题刻。只见白虎岩上有滴水随风飘下,大伙争先张口承接,虽无所获,倒也自得其乐。

    ……

    详情请见《寿山石》杂志38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