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与大师面对面 > 林霖:从起点回归起点

林霖:从起点回归起点


文图  小严



    福州东门外的后屿村以及毗邻的樟林、横屿各村,是寿山石雕“东门派”的发源地,这里诞生了众多寿山石雕艺术家。

    林霖出生在后屿一个石雕大师的家庭里,其父林元康是著名寿山石雕刻大师。“虽然生于石雕之乡,但小时候对寿山石真没什么概念。”林霖坦言,小时候他跟寿山石的交集很少,那些斑斓的寿山石在他眼里就是一种“花花绿绿”的石头。他最大的乐趣是把父亲雕刻剩下的边角料当做画笔,在地上画格子,和伙伴们玩跳房子。

    “那时,父亲常把石头带回家里创作,厨房小角落里摆着的一张小凳子和小桌子,便是他的工作台。父亲起床比较早,五六点就开始做工,一直到早饭前,要花上1~2个小时。我也只有在这个时候才会站在父亲身边看他雕刻。”

    林霖真正对寿山石感兴趣始于1983年。那一年,林元康大师随团去日本进行交流表演,“当时全村轰动,在送父亲上车的时候,我忽然感觉原来从事寿山石雕刻是一件很风光的事情。”一年之后,恰好有个机会进雕刻总厂研究所工作。此时,寿山石如磁石般吸引着林霖,在父亲雕刀下呈现的一件件精美石雕,犹如一个奇妙的世界,吸引着他慢慢走近。正在学校念初二的林霖二话不说,立马跟父亲到研究所报到。

    工厂里的新环境完全有别于学校,对于一个16岁的孩子来说既新鲜又有趣,他对这里的一切都充满好奇。只是,学艺之路并非坦途。

    林霖从锯、刻、剔、钻、锉、雕、镂等最基本的刀法开始学起。第一次拿起雕刀,双手十分笨拙,在别人手上看似很简单的动作,在他手里总觉得使不出力。被刻过的石面,就像是被人啃过的馒头,东缺一块,西陷一角。好在有父亲和众多师傅的悉心教导,林霖很快掌握了圆雕、钮雕、高浮雕等雕刻技艺。可惜没过多久,林元康大师退休了,习惯在父亲羽翼庇护之下的林霖突然觉得没了主心骨,在厂里消沉了一段时间。

    很快,他就摆脱了心结。他告诉自己,前人的经验是从艺道路里的明灯,路却始终要自己走。为了能进一步提高自己的雕刻水平,他想到了去总厂的陈列室里“偷师”。“那里面摆放了很多大师的作品,一般是重要领导或者是外宾来的时候才开放的。”

    一次午休的时间,林霖偷偷溜到陈列室去看石雕。陈列室平时不开灯,窗户也用厚厚的窗帘挡住。林霖透过窗户轻轻掀起窗帘的一个小角,借着室外的光线,只能欣赏到部分作品。没有学习雕刻之前,他也曾经看到过这些石雕,但却是在这时候才让他重新认识寿山石雕。他看着这些作品,脑子里不停在揣摩巧色怎么利用的,是用什么手法雕刻的……

 
(详情请见《寿山石》杂志37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