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与大师面对面 > 鱼翔鹤舞紫荆之巅 雕界艺坛朱辉称雄


      朱辉,1970年生,福建福州人。自幼热爱艺术,师从刘孟棋,进修于福建师范美术学院。擅长鱼类、鸟禽、动物、花果雕刻。好收藏字画古玩,喜游览名山胜迹,从中汲取艺术灵感。作品创意新,造型美,工艺精,俏色巧。极富情韵和意境。


    作品《鼎盛》获得第九届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精品展“特别金奖”。曾应邀赴新加坡、马来西亚、香港、台港等国家与地区举办个人作品展,参加福州工艺美术考察团赴欧洲、俄罗斯考察学习和艺术交流。个人作品集《中国寿山石艺术·朱辉雕刻艺术专辑》由福建美术出版社出版发行。


    现为福建省工艺美术大师、高级工艺美术师、福州市一级名艺人,担任中国工艺美术学会石雕艺术专委会副秘书长、福州市寿山石行业协会副会长。

 

鱼翔鹤舞紫荆之巅 雕界艺坛朱辉称雄

文 刘磊

 

       提到朱辉,寿山石雕收藏爱好者津津乐道的是让他名登北京故宫景仁榜的作品《鹤寿》、入展世博的《共品五德》,是今年1月份福建电视台播出的长达15分钟专题节目《青年雕刻家朱辉》,更有如今在福州三坊七巷南后街福州雕刻艺术馆展出的“福建省工艺美术大师王一帆·朱辉寿山石雕作品联展”;但对艺术界和雕刻界来说,更让他们真心佩服的却是朱辉虽非师出名门,却精进秀出,成为中青年雕刻家中公认可操作大型题材的雕刻名家;以及其虽“不务正业”酷爱字画古玩,却入旁门得正统,博采传统艺术之长而自成一家,艺苑为之生辉的雕刻技艺;尤其是师承民间艺术,却荣获福建省工艺美术大师称号,身为福州寿山石行业协会副会长、中国工艺美术学会石雕专业委员会副秘书长的荣耀……

 

   “精进秀出,艺苑生辉。”这是挂在朱辉家中由潘主兰先生书写的一幅字。虽寥寥八字,却精准地概括出其不凡的雕刻技艺和与其年龄不符的影响力。寿山石雕业内名人众多,大师、名家也层出不穷,但擅长雕刻鱼类、花鸟、动物等大型题材的朱辉却无疑是个另类。除了坚持登山运动,与兴趣相投之人出外旅游,闲聊古董、字画外,他更多的精力就是投在那令他痴迷的雕刻中,让自己的创意与灵感在斑驳、拙朴的原石中自由游弋……


      首秀新加坡,雕刻新人的华丽亮相


    一个人若有所痴,则定有所成。而在一件件与艺术投缘的往事中,依稀可以解析出朱辉成功的脉络。

    1970年出生于鼓山脚下牛山村的朱辉自懂事之始,便与艺术结下特殊的缘分。喜欢涂涂画画的他,整天拿着“小人书”临摹。或许是“石出寿山,艺出鼓山”的一方水土培养了他雕刻的灵气,耳濡目染寿山石雕的小朱辉更是无师自通。为了在自己临摹的画上留下自己独特的标记,他四处搜寻废弃的石材,刻上生肖或是自己的名字,然后盖在自己的画上。

    当小朱辉用他那颤抖的手轻轻刻下第一刀之时,拙朴的石头上陡然显出的生气和雕刻的神奇美感瞬间深深虏获了他的心,从而开始了与寿山石难解难分的缘分,但那时候的他无论如何也想不到,有一天自己的作品可以傲然地摆在国家级的展馆中,甚至远赴重洋,骄傲地诠释着他为艺者的拳拳心意;有一天,他也可以名列大师之位,跻身寿山石雕艺术领域的顶峰;更不会想到,有一天,他的作品也能独霸世界顶级博览会的单独展柜,让他的心血呈现在世界各国人民的面前,供大家参观欣赏;有一天,他的作品也可以被世界顶尖的博物馆收藏,供世界各地的艺术家、收藏家千年万年的研究学习。

    中学毕业后,热爱雕刻的朱辉不顾家人的反对,毅然弃学从艺,拜民间艺人刘孟棋为师,正式踏入寿山石雕这个行业。

    师造化,得心缘。在刘孟棋的细心教导下,聪明的朱辉逐渐熟稔于寿山石雕的工艺技术,很快就艺成出师,但此时的他又面临着另一个全新的课题:如何使自己的作品摆脱匠气,实现自我精神与寿山石雕的完美融合。

    为此,他煞费苦心托关系到福州雕刻总厂参观,学习名家对作品的艺术构思和整体布局。徘徊在名家的作品前,看到小小的一方石头居然能够如此轻而易举地涵盖、诠释、再现艺术美,这给了朱辉极大的心灵撼动。随着接触的名家作品增多,朱辉开始拓宽创作题材,花果鱼虫都在他的刀下变得活灵活现。也许是儿时的绘画功底给了他灵感,朱辉比较喜欢利用石头的巧色进行创作,而圆雕则是利用巧色的最佳技法。就在这一路学习一路升华中,躬行实践,终成大器。

    经过不懈的努力,年少的朱辉逐渐引起一些收藏家的关注。1991年,新加坡期刊《艺术天地》介绍了年仅21岁的朱辉和他的寿山石作品《稻香千里》。这是朱辉平生头回在公众面前“精彩亮相”,在济济一堂的寿山石雕名家面前,年轻的朱辉显得有些青涩,但作品中透出的浑然天成的气势,却让世人对这个勤奋的小伙子刮目相看。年轻的朱辉当时捧着别人捎回来的那本《艺术天地》,夜不能寐。艺术探索的路上,大家各自走着,彼此互相遥望,很久没有更响亮的声音告诉他,下一步该如何走。执著的他凭借天赋和直觉,孤独地在艺术道路上摸索着。而《艺术天地》对他的肯定,恰如一个在夜幕中赶路的人,看到了晨起的微曦。他知道自己这匆忙奔跑的一路,没有选错方向。

    1998年,新加坡资深艺术品鉴赏家谢先生组织四位寿山石雕后起之秀到新加坡、马来西亚办展,朱辉名列其中,这一次的经历让他由一名普通的工匠开始向艺术家转变。

    如今的朱辉在业界的荣誉已经不胜枚举,但多年前夜不能寐、反复翻看《艺术天地》的情境还历历在目,似乎自己仍是那个激动的青年。

 

    荣获大师称号,民间艺人的标杆旗帜

    师出名门一直是艺人成才的捷径,而师承普通民间艺人的朱辉却凭借着顽强和执著,走出了一条与众不同的成长之路,也成就了其辉煌的雕刻生涯。

    朱辉的师傅刘孟棋是寿山石雕界的普通民间艺人。诚然,师承名门是艺术家成名立业的捷径,但所有蓬勃的艺术生命,一定是像野地荆棘一样,有着厚实广泛的生活积淀。民间艺人,恰恰因为具有厚实有物的独特生活积淀,能够源源不断地给艺术注入新的活力,反而摆脱了高雅艺术束之高阁的可能。源于民间的工艺,由于没有艺术领域的种种规格限制,反而给创作思维更加宽广的启示。朱辉之幸就在于此,生动活泼的民间艺术表现形式不断启发着他,使他直接触摸到了寿山石雕艺术的核心。

    要想有所建树,必定要有所长。随着雕刻技法的进一步提升和完善,朱辉一边到福建师大美术学院深造,进一步提高自己的美术功底和整体造型能力,一边把自己的创作重点放在了大型的鱼类和花果类作品的创作上。通过不懈的努力,他创作的金鱼、仙鹤、花果、海底世界等题材的寿山石雕逐渐得到了业界和收藏界的认可,作品不仅时常亮相杂志、报刊,也常常名登各类大奖的前几位,亦成为中国寿山石馆收藏大型作品数量最多的中青年雕刻家。

    如今,在寿山石雕刻界,能根据寿山石原材合理安排大型题材的雕刻家并不是很多,同时可以将鱼类和花鸟两大题材操作得得心应手、奇技淫巧的中青年雕刻家更是仅有朱辉一人。

    苦心人,天不负。朱辉的辛勤和努力也没有白费,他在寿山石雕作品《金玉满堂》夺得2005年福建省工艺美术“争艳杯”的金奖后,被评选为“第三届福建省工艺美术大师”,成为未至不惑之年就荣获该称号的少数几位工艺美术奇才之一。

    一个普通工匠在不到20年的时间成长为省级工艺美术大师的传奇,朱辉用自己的勤奋和努力为无门路拜入名家门下的普通艺人提供了努力的方向和目标,也为非师出名门的民间艺人树立了成长的标杆和旗帜。

 

    入展世博,中西文化的艺术交融

    相对于仙佛题材的无从考据,鱼鹤等题材却是日常生活中人们所熟悉的,稍有出入就会遭人诟病。

    注重表现生活情趣的朱辉为了能刻画出作品真实的生活气息,他除了自己琢磨和观看大师作品外,还专门买来金鱼、鹰等进行观察;为了观察鹤的习性,他曾经有一段时间天天跑到西湖动物园去看,看后回来雕刻,感觉不对时就再跑过去看。随着水平的完善和雕刻技法的提升,朱辉把自己的创作重点放在了大型的鱼类作品和花果类的创作上,如今他创作的鱼类作品,可以让人感觉到鱼群酣游的韵律,似乎是无形的五线谱,跳跃着灵动的韵律,伴随着隐隐传来的阵阵波涛,奏出一曲神秘的海底乐章,令人神怡、令人陶醉;花果类作品则更是有花有果、有叶有芽,花掩叶、叶掩枝,互相穿插,汇聚成旺盛的生命力和美艳的光华,不仅震撼人心,而且让人有“花不醉人人自醉”的感受。   

    朱辉对雕刻技艺有许多独到的见解,特别是对巧色的利用。他觉得巧色要有取舍,当除则除,该断就断。如果见石就留,见色就用,则使作品色泽繁杂。善于“取巧”的朱辉多次表示:大作品的成功与否关键在于形与神,形是作品的造型布局,要追求第一眼的视觉效果,以吸引观者仔细欣赏品味;神则是作品的情韵,只有形神兼备的作品才能得到大家的赏识和喜爱。为了在创作中能更好的把握整体布局的合理性、主题与衬景的协调,朱辉经常到世界各地去旅游参观,他说这样可以开阔视野,把名山大川的气势应用到作品中去;同时还可以学习古建筑、历史古迹中的雕刻艺术。“寿山石雕作品只有源于生活而又高于生活,才能达到‘形神兼备’的艺术效果。”

    为了进一步提高石雕艺术的表现手法,让寿山石雕走上世界艺术殿堂,朱辉近年来还不辞万里,徘徊流连于法国罗浮宫、大英博物馆、俄罗斯冬宫等世界顶级博物馆,驻足于达芬奇、莫奈、罗丹等欧洲艺术家的作品前,细心揣摩欧洲雕塑的现实主义艺术手法和高浮雕的高超表现力。

     2010年9月,29件寿山石雕精品集体亮相上海世博会,朱辉的圆雕作品《共品五德》“独占”五个展柜中的一个,引起海内外观众的广泛注目。《共品五德》以兼具赤、橙、黄、黑、白的“五彩高山石”,根据西汉韩婴《韩诗外传》所述的鸡之五德,雕刻出鸡的文(花纹)、武(英姿)、勇(勇猛)、仁(护雏)、信(报晓)等意蕴内含。娴熟的镂空技法和浓郁的生活气息,使这件作品产生传神的音画效果,形象生动,群鸡个个膘肥体壮,反映出改革开放后人们对美好富足生活的欢欣和满足,而现实主义实足的艺术表现力也体现出朱辉对东西方文化艺术内涵的深刻理解和融合。


 


      鱼翔鹤舞紫禁城,名登故宫景仁榜

   “余曾读,孤城吹雪,其练剑七载,孤独七载,一朝拔剑,决战紫禁之颠;其剑如白驹,似流星过隙,一剑西来,刹那皆是永恒。而今是,鼓山朱辉,挥刀廿余载,寂寞廿余载,一朝亮相,鹤舞紫禁之颠;其作如鲲鹏,欲翔动九天,双翼北往,瞬间名扬华夏。”

     2009年是中国鹤保护年,有关部门呼吁人们“关注鹤、保护鹤,让这些美丽的‘仙禽’永存于自然风景”,而值此全国各地争相举办2009鹤保护年公益活动之际,两只寿山石雕之仙鹤与其余11件寿山石雕联袂“飞”入故宫博物院,上演了寿山石雕界建国以来的新一代传奇。

    作为对艺术品征集收藏以严谨和权威性著称的故宫博物院,建国50多年来都是收藏清朝以前的作品,直到2006年才打破惯例,开始收藏当代艺术作品,但至今为止也仅收藏了吴冠中、范曾等艺术大家的不到30件作品。朱辉的寿山石雕作品《鹤寿》经过初选、复选,后又通过故宫博物院多位专家的终选,一路过关斩将,于2009年3月10日成功入藏故宫,名登故宫博物院景仁宫的景仁榜,载入故宫博物院文物史册。而在同期由故宫博物院在斋宫举办的中国寿山石精品展上,其另一件金鱼题材作品《富贵有余》与故宫收藏的10多件明清时期宫廷御用寿山石藏品同场亮相。鱼翔鹤舞紫禁之颠,风头可谓一时无二。由师承民间艺人到成为作品入藏故宫的最年轻在世艺术家,朱辉用自己的璀璨经历书写了工艺美术界的新传奇。

    寿山石雕作品《鹤寿》可谓是一件审美意义和象征意义都很出彩的佳作。鹤是祥瑞的标志,气节的写照,长寿的化身;灵芝素有“瑞草”之称,“仙草”之誉,自古以来就被认为是吉祥、富贵、美好、长寿的象征。古往今来,人们习惯于让仙鹤与灵芝出现在同一画面,以寄寓对福、寿的美好追求。朱辉以一对两情依依共嚼千年灵芝的仙鹤较好地表现了“贺寿”这一主题,该作品尤其让人称妙的是朱辉巧妙利用寿山高山石原石天然的红、白、黑色彩,以红色“巧”冠,以白色雕身,表现了其神来之笔的构思和巧夺天工的娴熟雕刻技巧。这是其未至不惑之年,作品就成功被故宫所收藏的主要原因,更是寿山石鹤得以舞于紫禁之巅的真正原因。

    作为世界顶级博物馆,故宫青睐寿山石雕,乃寿山石雕行业之幸也;作品入藏故宫,艺人之幸也。如以此为契机,进一步加强寿山石雕的艺术素养,提升文化内涵,则鱼翔鹤舞紫禁之巅将成为寿山石雕艺术腾飞的新起点。

 

    酷爱字画古董,入旁门而得正道

    这几年中,寿山石雕作为一种传统工艺,不断向艺术的层面提升;而作为一个具有地方特色的文化产业,也正在蓬勃发展,逐渐进入当代生活和国际视野。

    2006年,国务院颁布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寿山石雕名列其中。2009年,故宫博物院首次收藏了12件当代寿山石作品。此外,北京嘉德、翰海、保利等顶级拍卖行先后开辟寿山石专场,更是将寿山石雕推到了一个崭新的平台上,与其他艺术门类一起,接受收藏爱好者的检阅。这就在文化上对寿山石雕刻家、从业者提出了前所未有的挑战。

    随着近年来寿山石收藏热的兴起,以及收藏家的眼光和要求的不断提高,这就要求站在石雕艺术探索前沿的雕刻家应该通过自身的文化积累、灵感和技艺,赋予每一块石头恒久的艺术生命力。然而由于诸多原因,业界诸多颇有才气的艺人却纵身商海,虽钱财渐多,雕刻灵性却泯然众人。唯有执著于雕刻的朱辉从艺20余年来一如既往,不居庙堂,不处江湖,专注于创作。间或也遨游于大川湖海、名胜古迹,游走于古董、字画收藏圈内,汲取艺术的相通与可供借鉴之处。如今,朱辉不仅搜集有陈宝琛、沈葆桢、严复、林纾、王仁堪等诸多八闽先贤的丹青墨宝,还有郑乃珖、陈子奋、潘主兰等现代书画大家的精品佳作,以及明清黄花梨官帽椅、紫檀圈椅、清条几、供桌等古董家具。

    沉浸于文人气十足的字画收藏圈,圈内人都误以为他是一个成功的商人,并为其对字画的精到见解所折服,却不知其是名闻国内外的工艺大师。曾经的鲁莽少年,分明已成为雅致之士,厚积薄发的灵感也如同蛰伏已久的灵苗,枝繁叶茂后仍兀自生长。传统艺术的熏陶和现代书画的浸染让朱辉从旁门艺术和大自然中汲取艺术灵感,偶尔面世的作品不仅创意新、造型美、工艺精、俏色巧,而且更是恢宏大气,富有情韵,颇有意境。


     文化本源,超脱商业的技艺传承


    寿山石雕艺术倚重传统,但传统易流入通俗,丧失艺术的悠远。而朱辉的独特之处在于,他总能在材料与艺术手法之间,找到最恰如其分的表达,淋漓尽致地再现古典艺术的精髓。最为令人称道的是他对原石的巧妙处理和对石材巧色的运用。长期浸染于古典文化的他总能于常规处出其不意。“寿山石雕艺术创作与书法、字画等古典文化实为异曲同工,传统的艺术创作手法均能为之所用,例如留白,能够给作品以余音袅袅的韵味。”


    朱辉说,从拜师学艺算起,步入寿山石雕界已经整整22个年头,但真正明白自己所从事的是创造精神产品的文化产业,意识到手中那把刻刀沉甸甸的分量,还是在最近的这几年。文化,让他的艺术之路更加明晰;文化,正在改变着他和周围人们的生活。怀抱喜乐之心,朱辉总能够在生活中找到文化的生活本源,并将之融入艺术创作,表现出生活情趣。他创作的金鱼,雍容华贵;花篮,典雅精致。传统的审美在朱辉的雕刻作品中,以更细腻新颖的表现手法绚烂夺人。


    面对业内众多名家在功成名就后投入商海的行为,年轻的朱辉也曾动摇、犹豫过,但最后他放弃了功利化的商海,而依然以自信的姿态行走在商业之外,优雅地投身他的行旅中,精工于艺术创作。或许就是因为这种豁达的心态,才让他能有更多的精力投身于雕刻中,从而成就了其与众不同的雕刻风格,也让其作品成为收藏家的抢手货,每年不多的几件作品根本无法满足收藏家的需要,更有收藏家买得原石后,宁等几年高价请其雕刻,也不肯让其他雕刻家创作。

    名声在外的朱辉也有了不菲的收入,但他除了用这些钱购买自己喜欢的字画、古董外,就是热衷于做一些善事。除了每年定期赞助希望工程,印尼海啸,他与妻子专程跑去捐款,汶川地震,他全家三口又捐了近30000元……对此,朱辉说,自己有这样的成就,都是社会的关爱,现在自己有能力回报社会,也要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如今,热爱生活的朱辉除了想开越野车去西藏,领略独特的雪域高原风情,就是想创作出更好的作品,攀登新的艺术高峰。记者采访他时,他正忙于创作一件五彩高山石作品,原石长达2.3米,重约4吨,朱辉将用它创作海底世界题材。这件罕见的巨型寿山石雕精品一旦面世,必将轰动雕刻艺坛,让我们期待这位创造了一个个传奇的民间艺术家再创辉煌,让寿山石雕早日屹立于世界艺术之颠。

(来源:《寿山石》杂志31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