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交流 > 陈强:强者之路


 

陈强绝密小档案:


身    高:1.6米


体    重: 66.6公斤


血    型: A型


生    肖: 龙


星    座: 处女座


刀    龄: 14年


籍    贯: 福建罗源


专业习惯:右手


理    想:出一张自己的唱歌专辑


喜欢的明星:柏拉图 、休谟、鲁迅、龙尼、蔡国强


喜欢的颜色:绿色(饿木人)


减压的办法:独自到卡拉ok欢唱3小时


兴趣专长:唱歌听音乐、旅游、藏石、观看马赛


格    言:人品如石品,品石如品人。


强者之路 


                                                                     文‖阿磊


    元旦,阴天笼罩城市的每一个角落,略有冰冷的寒意。走进陈强创意雕刻工作室,却感觉如沐春风。见到我们,陈强老师急忙让座,他的partner为我们沏上从武夷山带来的岩茶。话题自然是从陈强老师的眼缘谈起。


    他极具大师气质,剑眉醒目,气宇轩昂。他和蔼悦人,心胸豁达,对尊称他为“老师”的人反复强调:叫我陈强就好了。


    陈强,1976年生于福建罗源,现已三十有五,却依然是一张孩子脸,他的神情和气质引人遐想无限。这让我不甚好奇,忍不住问道:“陈老师,您的养生之道是什么?年满35还像学生?”陈强乐呵呵地笑着:“初次见到我的人往往产生这样的疑问,不知我是学生还是寿山石雕刻艺术家?至于保持年轻的秘诀嘛,都得益于我的这些‘孩子’辛勤养育的!”说完他指着桌上的寿山石把件,一句话让大家哄堂大笑。不过,细心看看他的眉宇和他的双手,你就可以感受到,他无疑是寿山石艺术界的辛勤耕耘者。


    陈强的外表和实际有着相当大的反差。他一副俊俏的书生气,让人联想起当红影星吴彦祖,可当年的他却心仪于闽剧中武生的角色。他为人低调,不像很多名家那样洒脱逍遥。从2002年5月应邀参加新加坡举办的“寿山石八人展”直到今天,他创意雕刻了至少800多件作品。早些年,当石雕界还处于低迷时期,能叫得出“陈强”这个名字的人屈指可数。用他的话来说,没有长期的执著和追求,哪有今日的成就?


    我们围坐在一起,开心地谈天说地。提及各自的爱好,陈强朗声笑道:“我既不养猫,也不喂鸟。”partner插话说:“他最喜欢点燃沉香,欣赏音乐,把玩石头,然后就进入创作状态了”。陈强幽默地补充说:“那叫‘对话’,凡属动物的,当然都是有‘生命’嘛。”房间里的人似乎都心领神会,相视而笑。


    10年前,就耳闻陈强和他的老师潘惊石共同创作的《昆虫记》获得“第三届中国国家级工艺美术大师精品博览会”金奖。2004年,在潘惊石的影响下,陈强自创的“驼龙”在台湾影响深远。《貔貅》手链和《会咬人的神兽》手件也在收藏界引发赞美和争购。2005年,陈强的《汉韵·南越剑饰》更给人留下极为深刻的印象。从1990年~2004年,陈强长时间涉足闽剧艺术。1997年,在成为闽剧院的正式演员后,他开始拜福建省工艺美术大师潘惊石先生为师,并把所有的业余时间都花在雕刻艺术上。2004年,他正式向闽剧院提出辞职,创办了“陈强创意雕刻工作室”。两年后,由于客观原因而中断了他的创作,直到2006年底才重新操起刻刀。



古  兽


    在雕刻上无法达到自己的意愿时,气得喘不过气来。“我也试过在工作室发脾气,但连发脾气都属静态。通常是跟自己发脾气。” 陈强耸耸肩,开始解剖自己:“我较为被动,不善言辞,福建很多人都说我不适合这一行。”说这话时他双手交握,搁在桌上。 “你比较阴郁?”我刨根问底。“应该是慢热吧!据说我不笑的时候看起来很严肃。”即便是解释,话还是一句一句,有点冷淡。


    Partner说,慢热的人懂得观察,通过观察并吸收,然后进行创作,雕刻艺术就是这么一回事。我想,陈强还挺符合这种特质。不过,陈老师却有着令人难以置信的“缺陷”:如果雕刻前没有“对象”,就会雕刻不下去。“就像演员在出演某个角色之前,必须对着镜子琢磨所演绎角色的“精”、“气”、“神”等,不然就演不到位!”好在陈强不是公众表演!工作室里的partner们也都习惯了他对着镜子渐入佳境。


    “做我自己喜欢做的事情,我不在意别人怎么讲,但在意别人怎么想。”这位福建省艺术学院闽剧艺术系的高材生,好端端的铁饭碗不拿,偏偏跑去从事雕刻艺术。功成名就之后,润刀费还不太敢喊涨,生怕客人觉得贵!可见他一直保持着一颗对艺术纯然的心。   


    现在,陈强不断在给自己施加压力,一心想让创作日趋完美。 艺术是触类旁通的,在艺术和生活之间,他不断寻找自己的艺术平衡点。“我第一喜好的是音乐,第二喜好是寿山石,第三喜好是雕刻”。从他带着调侃意味儿的话里,我们足以看出陈强的真性情。


    正如陈强所言,一个国家和民族需要发展,必须吸收和借鉴外来的精华。但有一点:无论如何,我们都不可以放弃自己的追求和信念。因为只有坚持传承与发扬的精神,才能拥有自己独特的艺术风格,才能屹立于民族艺术之林,在强者之路上越行越远。  


                                   详情请见《寿山石》杂志29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