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化交流 > 孙慰祖寿山石篆刻选登


    孙慰祖 1953年2月生。现为上海博物馆研究员,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篆刻艺术院研究员,西泠印社副秘书长,上海市书法家协会副主席。


    作品曾入选全国一~三届篆刻艺术展,全国四、五届书法篆刻展、中国美术馆当代篆刻艺术邀请展、当代篆刻艺术大展等。1988年起先后担任上海首届篆刻大奖赛、西泠印社国际书法篆刻展、印文化博览会、澳书画联展评审委员。


    出版著作有《孙慰祖印稿》、《孙慰祖印选》、《印中岁月―可斋忆事印记》、《两汉官印汇考》、《封泥:发现与研究》、《唐宋元私印押记集存》、《可斋论印三集》、《邓石如篆刻》、《陈鸿寿篆刻》、《中国印章—历史与艺术》、《历代玺印断代标准品图鉴》等32部。


 



方寸之间的多元聚合


          ——当代篆刻展示方式的变革趋势


                  文‖孙慰祖


    以“寿山石”为篆刻展的前置词,明确标示作品的印材主题,这是近年出现于北京中国篆刻艺术院一次大展的新现象。这一现象凸现出当代印章审美理念转向全视野的深刻变化。


    这一理念支配下的展示,是当代篆刻风格谱系、印钮雕刻造型谱系、寿山石章色泽谱系的大聚合,而不再是沿袭已久的朱印墨拓的平面铺陈。怀着赏读的心绪,可以在这里驻足品味,凝神沉思,也让匆匆过客,感受挥之不去的色彩与气象。优雅与绚烂,深邃与明丽,工致与粗旷……不仅是篆刻风格,同样也是印石和印钮的意韵与品格。将艺术美与自然美在展场浑然融汇,篆刻作品与印钮造型交相映照。这一变革,宣示了凸现中国印章立体艺术形象将逐渐成为当代篆刻展的新趋势。


    中国玺印在文字造型和印钮装饰两个方面很早就形成了艺术化体系。中国早期印章的政治性格,发育也最为成熟,表现在材质选择与印钮主题具有制度化地显示等级与地位的意义,多样的印材随之由等级标志转化为艺术审美的范畴。这是中国玺印的特质之一。中国玺印的艺术意识不仅贯彻于印文书法、章法与雕镂技巧,而且持续地倾注于印体装饰的美化,在稳定的官私印钮式体系之中,形式的多样并且不断更新创变,而其中两千多年的发展始终保持前后沿续的民族风格,这是与其他地区古代印章颇不相同的现象。


    明清文人篆刻是中国印章所特有的发展形态和发展阶段。普世意义上的印章功能至此逐步置换,最终嬗变为借助印章为形式的一种人文艺术样式。


    这个新的艺术化形态的内容和外在表現方面与古玺印相比有着许多不同之处:


    1.文学性、思想性、情感性的语词成为印章文字题材的主体,语言主题本身成为艺术审美的一部分,增强了印章的表意功能与抒情功能。作为自然人或职官凭信的特定语素在印章中消减或完全排除,语言主题更为宽容,人文精神的表现就更为自由。


    2.由书法、构图、刀法表現纯艺术的形式美感。篆刻成为自觉的艺术。篆刻创作诸要素中,更直接地强调艺术家个性的表达。


    3.边款文字的内涵扩展,由简单的署款功能发展为记事、阐释、抒情的空间,工序性的行为转化为表现性的艺术行为,是对古玺印款识从内涵到形式的颠覆性改变。边款成为篆刻家抒发胸臆情趣和体现艺术修养的又一天地。


    4.印章的整体艺术观赏性更加得到强调。古玺印的装饰传统与印材审美传统为篆刻家和受众接纳,在文人篆刻时代又不断融入新题材、新技法,圆雕、浮雕、薄意,动物、人物、纹样、山水,印章的钮饰艺术与不断拓展的色质兼美的印材踵事増华,极大地丰富了艺术印章的审美内涵。


    于是,印文篆刻与边款之美——包括文辞之美,钮饰之美,印材(石)之美的多元聚合,构成了文人印章的典型品格,进一步确定了中国印章的立体形象与审美传统。审美功能的多向度和多层次,赋予文人篆刻坚实经久的生命力。中国印章艺术美的历程,就是这样一个由单一的社会生活凭信器物的美化走向文士的精神世界,进而实现文化品格的重塑,又面向更广泛的民众社会的历程。


    人们认识中国印章艺术的目光,不得不随之作出调整。


    话题回到篆刻艺术的社会展示传播方式上来。鉴赏目光的扩展,不能不受限于印章艺术如何向社会表现、传播和展示的理念与方式,这一方面基于印章艺术自身发展状况,同时也反过来影响印章艺术形态的变化。篆刻艺术作为独立的鉴赏对象,至少从明代晚期开始已经为文人社会所接受。石印材的美学考量与印钮装饰的艺术追求也已成为宫廷与民间的普遍风气。但直至二十世纪末,篆刻展厅文化却仍然基本上还没有它应有的地位。制约来自观念和条件。展示依然是“篆刻”而非“印章”,依然平面而不是立体。受众的关注点与篆刻家的兴奋点并不完全重合,篆刻家对此既无奈也多少有些事不关己,但受众的感受与关注却受到了淡漠。这就是我们的历史习惯。习惯导致了人们对中国篆刻艺术认识的平面化。


    当篆刻艺术在新时期兴起一波热潮,与之相呼应的一个现象是:印石鉴赏和印钮艺术大张旗鼓地以“印石文化”的新概念博取受众,迅速拥有广泛的知音。印石由于篆刻与雕刻艺术的注入,成为自然美与艺术美的载体,这一特性在心理上最易为具有尚玉情愫的国人所接受。石质美艳、钮饰精好,无疑最勾魂。


    由出现于新世纪的中国美术馆举办的首届篆刻大展开始,到此次寿山石篆刻展,全方位、多层面和兼容性的策划理念将印章艺术展览推向了一个前所未有的制高点。由此,中国印章艺术的内涵获得充分揭示,同时也满足和引领受众的观赏趣味,它包含着诱惑,也意味着策动。展示方式的变革既是印章作为立体艺术这一属性本身的诉求,也是不容漠视的当代受众审美理念的诉求。可以肯定,以篆刻、印钮、印材相融合的展示,将成为当代环境下印章艺术亮相社会的高品格模式。


    以寿山石率先作为篆刻展览的印材主题,我想是出于寿山石艳丽纖秾风格和成熟的石雕艺术的选择。当然,类别的专项选择意味着强化特色并不表明扬此抑彼。中国多种传统印石共同滋养了数百年篆刻艺术的长青之树,和每一个印人及印章艺术受众有着难以割舍的情节,它们分别成为今后篆刻展示的印材主题,我们对此应当有所期待。


    篆刻展厅的形式和容量,正在发生变化。它不能不对未来印章艺术诸元素的提升产生深刻的影响。


                                               详情请见《寿山石》杂志29期